*      *     *

 

 

……還活著嗎……?

 

昏沉的睜開眼視線慢慢由糢糊轉為清晰

白色的床單,淡淡的藥水味……

 

 

以及坐在他身旁,雙手抱著胸,臉色不大好看的神吾。

 

 

發現神吾在瞪他,蘭特原本昏沉的腦子瞬間清醒

 

「神……神吾……?!」他全身冒冷汗,一股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喔?你終於睡醒啦?」神吾一派輕鬆的問,但他的眼神可不是這麼回事。「我說啊......親愛的蘭特大隊長,您是一個人跑去龍洞問情報、順便屠龍嗎?還是跑去跟巨人族比摔角?才幾天不見……你就給我躺到醫院裡去了,而且還斷一條腿?!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他的語調漸漸提高,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

 

「我……我……」看著正氣在頭上的神吾,蘭特頓時吐不出半個字來。

 

……開什麼玩笑?!要是讓神吾知道……我是為了救一個不認識的女人而被車撞……賣鬧啊!鐵定會被罵死!!

 

他心裡想著。

 

猶豫了好一陣子,蘭特終於鼓起勇氣,結結巴巴的開口。

 

「呃……我,走在馬路上……嗯!然後我不小心扭到腳,之後……就被卡車撞了。」他含糊不清的說,非常敷衍。

 

媽的……真是個灑了狗血的爛藉口。

 

蘭特在心裡暗罵。

 

畢竟這種藉口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了,更何況是神吾?

蘭特開始後悔,自己剛剛應該閉嘴的……

 

果然

聽完蘭特的狗屁藉口,神吾的臉色變得更沉了

 

「辛克森.蘭特!!你不要把我當白痴耍。一個能獨自幹掉四十幾頭狼人的人,竟然因為過馬路時不小心扭到腳,而閃不過一台卡車?騙誰啊你?!你要是再給我講一些五四三的爛理由,我就馬上打斷你另一條腿!!」他惡狠狠的說,還真的掏出槍抵住蘭特沒受傷的右腿。

 

「好好好……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好不好?求你快把那支槍收起來!!」蘭特緊繃著身子,臉色蒼白的盯著那把槍。他真的很怕神吾太激動,一不小心就把扳機給他按下去……

 

 

「她是Lovely Dream裡的駐唱……」

 

從第一次去Lovely Dream、第一次聽見蒼的歌聲……一直到他為了保護蒼而被卡車撞……蘭特怯怯的說完事情的來龍脈。

 

意外的是,神吾並沒有因為他的魯莽舉動而將他臭罵一頓。

他只是靜靜的聽著。

 

收起槍,神吾原本猙獰怒容漸漸軟了下來,最後竟然轉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真的只是為了那個女人?」他狐疑的問。

 

「不然呢?你都把槍掏出來了,我還能說謊嗎?」蘭特沒好氣的瞪他。

 

神吾撫著下巴,難以置信的表情還是原封不動的掛在臉上。

 

有沒有搞錯啊……?那個成天只知道打打殺殺、從來不跟異性有任何交集(其實連跟同性的交集也是少之又少……)、窮極無趣的蘭特,竟然會挺身保護一個跟他不熟、甚至把他當成變態的女人?而且還是妖怪?

 

真是太令人吃驚了。

 

「看不出來啊……蘭特,我本來以為你……」神吾訝異的打量他。

 

「以為什麼?你看我像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嗎?」蘭特翻了個白眼。

 

「不是……」神吾搖頭。

 

 

「我本來以為你已經出櫃了……沒想到,你竟然會為一個女人……」他訕訕然。

 

 

「什麼出櫃?!」蘭特勃然大怒。「是哪個混帳說的?!」

 

……糟糕。

神吾縮縮脖子,發現自己不小心把他多年以來的想法給說溜了嘴。

 

「哎呀……也沒什麼,是大家之前亂傳的,因為……因為你從以前到現在,沒交過半個女朋友……也很少跟異性有交集,所以大家才會誤會……」神吾時分心虛的避開蘭特的眼神。

 

「大家」這個詞還真好用,什麼不好的事全都往「大家」身上推就好……

 

蘭特到是氣的發暈。「……你們到底是十字軍還是八卦小組?我交女友還要向你們報備?我只是不善常和女人聊天而已……總之,我沒有出櫃.也不是GAY,好嗎?」他低吼。

 

……那群混帳!他們是吃飽沒事幹嗎?!難怪教皇每次給我的情報都少的可憐……原來都是因為那些只會蒐集八卦、造謠是非、卻不會蒐集情報的雜碎害的!

 

蘭特在心裡大罵。

 

「……你以前真的交過女朋友?」神吾露出懷疑的目光,其實他只是想轉移焦點。

 

「有啊……」蘭特斂起怒容。「不過沒幾天就分手了,有的甚至只撐了幾個小時,我說過我不擅長應付女人……」他越說越小聲。

 

畢竟,蘭特是個在愛情方面一竅不通的笨蛋。他不懂女人晴時多雲偶陣雨的心情、和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個性。

 

就算他其實很有這方面的潛力,卻也會因為不小心說錯話而得到一個熱情奔放的巴掌,原本美好的機會就此毀於一誕。

 

「……這樣的話,我就能相信你和蒼的事了。」神吾望著蘭特裹著石膏的左腳,重重的嘆口氣。「可是……我還是無法理解,你為甚麼閃不過一輛卡車?既然都能閃過四十幾頭狼人了,區區一台卡車算什麼?即使扭到腳……應該也無傷大雅吧?」

 

……果然還是蠻不過神吾。

 

蘭特搖頭苦笑,坦承。「……我是故意的。」

 

「故意?」神吾蹙眉。「為什麼?想討他也不需要做的這麼過火吧?」

 

「……不是。」蘭特閉起眼。

 

 

「我不希望蒼怕我。」

 

 

「怕你?」神吾不解。

 

「一般人在那種情況下……絕對閃不過卡車的,說是體育國手也有點牽強,再加上……」蘭特睜開眼。「再加上身上的聖光,這樣……要猜到我的身分應該不難吧,,,,,,」

 

 

「被說是變態沒關係、被討厭也沒關係……我只希望蒼不會因為我的身分而遠離我」他喃喃說著,微微垂下眼簾。

 

 

對多數妖魔而言,「十字軍」是個既恐怖又棘手的存在。在中古世紀,這個專門對付妖魔的教會組織就已存在,直到至今都還屹立不搖。

 

除了少數震古鑠今的大妖敢與十字軍正面對峙,大部分的妖魔,則是盡可能的迴避他們。

 

當然,蒼不太可能是那種呼風喚雨的大妖。就像之前說的, 她身上的妖氣和一般妖異不同。很淡、淡到幾乎看不見,甚至會讓人把她錯認為「人類」。

 

因此,蘭特絕不能讓蒼知道自己也是十字軍的一員......而且還是個他媽的隊長

 

「……萬一她問起你身上的聖光怎麼辦?你要怎麼解釋?」神吾問,畢竟那圍繞在身上的淡淡白光是藏不住的。

 

「……只要說我是基督徒就好了。而且,我也會裝作不知道她是妖怪。」蘭特聳聳肩,這點他倒不在意,畢竟,只要是受到上帝庇護的信徒,也同樣會受到聖光庇護。

 

「唉……」神吾看了蘭特一眼,沒多說什麼,只是嘆氣。

 

何必為了個女人把事情搞得這麼麻煩,乖乖去問你的情報不就好了?真是……

 

「俗話說的好,戀愛……還真是場可怕的暴風雨啊……」他拍拍蘭特的肩,起身,拎著西裝外套往門口走。

 

「去哪?」蘭特回過神。

 

「工作。」神吾沒好氣的回答。「既然已經知道你出車禍得原因,那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最近老出現一堆奇奇怪怪的案子,搞得我都快沒時間睡覺啦……」他大大打了個呵欠。

 

不說還沒注意,蘭特這才發現神吾臉上掛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你是特地來看我的?」他有些感動。

 

「不然呢?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住院罷了。」神吾擺擺手。「你就安心在醫院躺幾天吧,別再胡思亂想了……至於教皇那……我再請你的副隊長跟他說明吧。」

 

說完,他走出病房。

 

 

……戀愛……是嗎?

 

蘭特往後一躺,靠在枕頭上望著天花板。

 

「這樣……應該叫做單相思吧?」他自言自語,然後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閉上眼,蘭特再度沉沉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roync
  • ㄎㄎ
    戀愛也罷
    單相思也罷
    都是令人神智顛倒的東東呢
  • 唉啊~沒錯!!這就是青春啊!!
    愛情是青春的美好歲月呢
    **

    千年狐 於 2010/07/16 13: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