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蘭特掛上電話後,蒼也正好從病房外頭推門進來,手上提著肯德基外帶全家餐

 

「肯德基!!」嘴裡叼著BLACK DEVIL(香菸品牌)的他歡呼,趕緊把菸捻熄。「給我的宵夜?」

 

「不然呢?我哪一次沒帶宵夜給你?」蒼將大包小包的東西放到桌上。

 

自從蘭特住院後,蒼每天晚上都會來醫院探病,「提供宵夜」也變成了她的例行公事。有時是滷味,有時是Lovely Dream裡的蛋糕和甜甜圈……而「肯德基全家餐」則是外帶最平凡的,買到連那家店員都認識她了。

 

蒼其實並不愛吃這種油膩的食物,但某個傢伙就是怎麼也吃不膩,幾乎天天都吵著要吃肯德基,甚至不惜用上電視廣告的台詞。

 

「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

 

只見蘭特手裡拿著滷味,一邊左右搖晃身體、一邊喊著這句台詞耍賴。

 

小女孩使出這招的確很有效。

 

但,,,,,,

 

 

青蛙不可能變成王子。

 

一個身材高壯的大叔更不可能變成一個可愛嬌羞的小女孩。

 

 

看到如此傷眼的畫面,蒼很乾脆的一掌巴下去。

 

「一個大男人裝什麼嬌弱?有幫你帶宵夜就不錯了,還耍什麼任性?」她冷冷的說。

 

「我比較想吃肯德基……」含淚吃著滷味,蘭特一臉委屈的碎碎念,似乎還不放棄。

 

 

蒼扶著前額,嘆氣。

 

 

從那一天起,蘭特每晚的宵夜便從滷味(甜點)進化成他夢寐以求的肯德基。

 

看著正抱著炸雞桶大快朵頤的他,蒼忍不住皺起眉頭。

 

「天天吃這種東西,不嫌膩嗎?」她拿起墨西哥雞肉捲,卻沒有想吃的慾望。畢竟她連續四個晚上都吃這種東西,就算不膩也膩了。

 

「不會啊。」蘭特倒是回答很快。「那麼好吃的東西,是絕對吃不膩的。」

 

 

……我已經膩了。

蒼翻了個白眼。

 

「這些垃圾食物,肯定會肥死你。」她戳戳蘭特的手臂。

 

哼著小曲,蘭特很開心的咬了口勁辣雞腿堡,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

 

蒼也只能嘆氣。

 

為了這個笨蛋找想……明天還是帶點別的吧。

 

 

她暗自決定。

 

 

「對了,剛剛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引起一陣大騷動?」蘭特突然問,一面喝著可樂。

 

「我才想問……對面那棟大樓為什麼被炸掉一半?」蒼沒好氣的將雞肉捲放回帶子裡。

 

「……炸掉一半?」

 

「你沒看到?就是對面那一棟。」她指向窗外。

 

「我下不了床,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況啊。」蘭特抱怨似的用手指敲敲厚重的石膏。「外頭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其實我也不清楚……剛剛騎車過來時發現那條街被封了,害我繞了好大一圈才到醫院門口,後來就看到那棟大樓的慘狀了。」她撥了撥弄了一下長捲的黑髮,猜測。「或許……是瓦斯氣爆還是什麼恐怖攻擊之類的……有沒有影響到這?」

 

蘭特偏頭想了想。

 

「有跳電,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了。」他搓著下巴。「嘶……恐怖攻擊會這麼誇張嗎?瓦斯氣爆也不太可能,我倒覺得比較像是……」

 

「妖怪幹的?」

 

「沒錯……啊……」發現說溜嘴,蘭特趕緊摀住自己的嘴,但為時已晚。

 

Damn!!我是白癡啊……

 

會說出這種推測,不就代表我能感應到「黑暗」嗎?這樣我的身分不就……毀了毀了……

 

他懊惱的在心裡大罵。

 

 

「……也不是不可能。」蒼低下頭,自言自語,絲毫沒注意到剛才那段話有什麼不對勁……直到她看到蘭特那副死樣子。

 

「……喂。你幹麻擺出這種表情?」她斜眼瞪他。「妖怪有什麼不對?你不是看得到嗎?」

 

「妳怎麼……」蘭特目瞪口呆,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見鬼了……她是怎麼知道的?我明明什麼都沒說啊!?

 

 

「你也知道我不是人類,對吧?」蒼瞇起眼,彷彿能看穿他的心思。

 

 

病房裡,一片死寂。

 

 

她……該不會老早就知道我的真實身分吧?

 

之所以等到現在才攤牌,難道是想找個良好時機……

 

蘭特的手心正在冒汗。

 

「跟我說這麼多……是想殺我滅口嗎?」他質問。

 

一臉古怪的望著蘭特,蒼的眼裡浮出大大的問號。

 

「我幹嘛這麼做?」她滿是不解。「這其實沒什麼好瞞的,像我們這種『非人類』早在十六世紀時期就被定為『合法移民』了,只要不惹出什麼麻煩,十字軍通常不會來干涉我們。」她無所謂的聳聳肩。「你也不用刻意隱瞞你有『靈現』的天賦。」

 

「……靈現?」

 

「對,靈現。」蒼點點頭。「這是屬於人類的獨特天賦,幾乎每個人類一出生就賦予的天生能力,但這種能力很難被激發出來,往往在好幾千萬人裡才找到一個天生就會使用『靈現』的人類,就像你一樣。」她定定的看著蘭特。

 

「……等等,這數據會不會太誇張了?當乩童的不是很多嗎?」蘭特舉手發問。

 

「陰陽眼和靈現不一樣。」蒼瞪他。「陰陽眼只能看見鬼魅和靈體。靈現不但能看穿妖魔的弱點和偽裝,強的甚至能傷害到一些弱小的妖魔。」

 

「……可是,我無法看穿妳的偽裝,還有Lovely Dream裡的客人也是。」他忍不住提問。

 

「靈現不是萬能的。」蒼耐心解釋。「有種咒術能抵擋靈現,雖然效果達不到百分之百,但還是可以混淆靈現,使它無法看到弱點和大部分的妖氣,Lovely Dream裡就是施了這種咒術,為的是不讓人類發現我們。」她眨眨眼。「你知道的, Lovely Dream是屬於妖族們的餐廳,為了防止人類進入,我們才會在店的裡裡外外施加咒術,電會開在這那麼影密的地方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結果……還是被你這會用靈現的笨蛋找到了。」

 

聽到這,蘭特不好意思的笑了。

 

 

原來……這就是我的能力啊……

 

 

他恍然大悟。

 

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把這種天賦解釋的這麼詳細,而他那個個性亂七八糟的師父根本懶得解釋給他聽,總是以非常敷衍的方式來唬爛他幾句。

 

 

「啊不就是陰陽眼?一個臭小鬼懂那麼多幹嘛?講了你又聽不懂。」師父不耐煩的吐了一大口菸,順便將一把AK-47和三顆手榴彈塞進年僅十二歲的蘭特懷裡。「與其想一些有的沒的,還不如擔心等一下要面對的對手吧。地下那五頭吸血鬼全交給你了,打不贏就不要回來找我。」他又抽了一大口菸。

 

那天晚上,可憐的小蘭特差點活活被那群怪物榨成乾屍。只因為某個粗心的師父忘了把子彈填入機槍彈匣裡,那三顆手榴彈更是過期的劣質品,保險沒一個拉的開。

 

「哇哈哈哈……在這手無寸鐵的情況下還能活命?真不愧是我的徒弟啊!!」扛著火箭筒的師父哈哈大笑,大掌輕拍著蘭特的頭,眼神心虛的迴避他哭紅的雙眼。

 

「師父……我將來一定要親手斃了您!!」小蘭特噙著淚,忿忿發誓。

 

「哈哈哈……你這小子還真敢說啊!!」師父笑得更開心了。「好、好,你這有志氣的臭小鬼,要是真有本事斃了你師父我,就儘管放馬過來吧!」他用火箭筒敲著小蘭特的頭。「不過提醒你,你那陰陽眼對我是沒用的,因為你師父我身上完全沒弱點啊!!哈哈哈……」

 

 

這就是師父對靈現的見解,所以蘭特才會把靈現和陰陽眼混為一談。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妳知道我會『靈現』?這真的很明顯嗎?」蘭特問。

 

「『強的靈現能傷害到一些弱小的妖魔』,記得嗎?」蒼提醒。「雖然你的靈現傷不了我……但你一直沒頭沒腦的盯著我看,煩都煩死了。要不是施展了咒術,我早就被你的目光殺死了。」她半開玩笑的說。

 

……難怪蒼那時候會生氣。

 

蘭特想起當時,因為自己猛盯蒼看,使她氣的離開Lovely Dream。

 

「我不是故意的……」他低頭道歉。

 

「我知道,畢竟這種能力是無法控制的。」蒼拍拍他的肩,安慰。「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一個專門封印這種天賦的術者給你。」

 

「不、不用了」蘭特趕緊揮手回絕。「其實這沒什麼不便的,,我也已經習慣看到『黑暗』了,不必這麼麻煩……」

 

開什麼玩笑!?要是我失去這種能力,不就跟瞎了一樣嗎?那我乾脆退休好了……

 

他在心裡大喊。

 

看到蘭特那副慌張樣,蒼不禁笑了出來。

 

「緊張什麼?又不是要把你的眼睛挖出來。我只是提議而已,既然你不想的話就算了。」她笑笑。

 

 

看來……蒼似乎還不知道我的身分啊……

 

 

蘭特鬆口氣,心中那塊大石頭終於放下。

 

「……我需要刻意不看妳嗎?」他遮住自己眼睛,不讓視線對上蒼。

 

「不用。」蒼笑著拉下他的手,將臉貼近他,距離不超過十公分。「我說過,你的『靈現』傷不了我,你看?」她眨眨眼。

 

如大海般湛藍的眼眸專注望著蘭特的雙眼,讓他整個人迷失了。腦子一片空白,除了凝視蒼的雙眼,他什麼也作不了,就這樣呆愣著……直到蒼轉過頭。

 

「我很高興,你對妖魔沒什麼偏見,這讓我感到很自在。」她慢慢垂下眼簾,淡淡的說。「也讓能讓我忘記……『自己不是人類』的事實,雖然這只是短暫的錯覺罷了……」

 

「……妳想成為人類?」蘭特有點不敢置信,他還是頭一次聽到有妖魔想成為人類。

 

「……我很羨慕人類。」蒼坦白,但似乎不欲多說,也許是因為她並不喜歡談論自己。

 

 

蘭特只好轉移話題。

 

 

「既然我的『靈現』傷不了妳,那妳之前為什麼氣的巴不得遠離我?連外套都忘了拿。難不成妳對我很有偏見?」他故意皺起眉,裝出無辜樣。

 

「不是偏見問題。你知不知道你那時候的眼神真的很煩人?像隻小蒼蠅一樣揮之不去,我才想問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我只是好奇妳為什麼沒上台演唱啊。」蘭特解釋。「妳一直不上台,我還以為妳看小說看到忘了……」

 

「我沒忘。」蒼無奈的揉著頸子。「我那天只是純粹想休息,順便把上台機會讓給另外那個小子罷了,他非常欠缺練習。」

 

 

……他欠缺的不是練習,而是音樂細胞。那個噪音男天生就不是唱歌的料……

 

 

蘭特小聲的咕噥。

 

「還有一個問題……」

 

「今天的問題會不會太多了?」蒼消遣。

 

「妳管我?」蘭特扮鬼臉,不理會她。「關於我笑容,我承認那真的有點白癡……不過,應該沒有到『猥褻』的地步吧?真的有那麼遭嗎?」

 

 

「……」

 

蒼沉默,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沒那麼遭……對吧?」蘭特還抱有一絲希望。

 

 

她依然保持沉默......然後默默撇開頭。

 

 

「喂~妳那是什麼意思?我的笑容到底哪裡猥褻了!?快說啊……」

 

 

蘭特不斷抗議。回應他的,卻是無比的沉默……

 

 

 

      *      *     *

 

 

走出病房,蒼注意到那個倚靠在牆邊、雙手環抱在胸前的男子。

 

梳了油頭、身穿黑色西裝、胸口的扣子不扣好、領帶隨興的掛在胸前。

 

蒼知道他是誰,卻裝作不認識。

 

 

因為她並不喜歡這個男子。

 

 

環繞在男子身上的,是比蘭特還要強烈的白色光。

 

有如火焰般炙熱的聖光,讓她感到十分刺眼……

 

 

也很討厭。

 

 

避開他犀利的眼神,蒼繼續走著……

 

 

「蒼小姐?」意外的,男子主動叫住她。

 

回過頭,她裝出疑惑的神情。

 

「你是……」

 

「初次見面,我姓川野川野.神吾。」他禮貌的笑了笑。

 

「你就是神吾?」蒼故作驚訝。「蘭特的朋友?」

 

「是的。看來他已經替我做自我介紹了。」神吾友善的伸出手,但他身上的聖光卻突然高漲,將部分的聖光大多聚集到手上。

 

 

這傢伙……是再試探我嗎?

 

蒼微微瞇起眼,也不生氣,只是很自然的和神吾握手。

 

「的確,他常常跟我提起你。」蒼笑笑回應,絲毫不理會那些攀爬到整隻手臂上的白色火焰……

 

 

咻!!

 

就在那瞬間。

 

蒼悄悄放出的黑暗氣息,迅速吞噬掉那些纏繞在手上的聖光,隨機又化為一條小蛇,狠狠往神吾的手腕上反咬一口,然後又悄悄溜回去,整個過程不超過半秒。

 

「唔!!」神吾刺痛的縮回手。

 

「怎麼了?」蒼故作擔心的問,內心得意的竊笑著。

 

「沒事……」神吾皺眉,搓揉著泛麻的手腕,眼裡充滿訝異。

 

他剛剛完全看不清蒼的動作,雖然蒼只是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這女人……比想像中的還要危險啊……

 

 

「請問……神吾先生找我有什麼事呢?」蒼偏頭問,心裡已經有個底子。

 

「也沒什麼啦!只是想問妳等一下有沒有空?我……是否有榮幸請你喝咖啡?」他禮貌的問。

 

「這怎麼好意思呢?無緣無故的讓你請客……而且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不是嗎?」蒼連忙揮手回絕。

 

「嗯,的確是初次見面。但我還是想答謝妳最近對蘭特的『照顧』。那個笨蛋的宵夜都是妳幫他買的吧?抱歉給妳添麻煩了。」他幽默的說。

 

蒼輕笑。「那只是小事,不麻煩的。我倒是很感激他救了我……」

 

「我能有榮幸請妳喝咖啡嗎?」神吾又問,這次還附贈一個迷人的笑容,看起來就像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

 

蒼摸著下巴,考慮許久……

 

 

「好吧。」她點頭,算是答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竹
  • 神吾要把蒼.....?
    加油加油XDDDD
    寫到第4章喔XDDDD
    期待完結篇XD
  • ok的!!因為手稿已經完成了,所以比較沒問題
    (不過還是有做些微修改)但是我打字慢,所以
    要花些時間......
    謝謝你的支持喔!!我會繼續努力的!!
    等寫到第八章時(好久=口=)我會丟心的小說上來
    希望你會喜歡~

    千年狐 於 2010/07/23 21:50 回覆

  • 狐初
  • 好好加油!!
    期待~~
  • 謝謝囉!!我會努力的!!^^

    千年狐 於 2010/07/27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