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揉著刺痛的雙眼

 

等蘭特的視線終於恢復時……眼前的景象立刻讓他當場傻住。

 

 

屋頂破了個大洞不說……

 

整間男廁彷彿被砲彈轟炸過,只能以斷垣殘壁來形容。破碎的玻璃磁磚滿地都是,撲克牌也散了一地,有的甚至被燒成灰燼。

 

 

地板上,被轟出一個直徑大約三公尺的坑洞,而那正是蘭特剛剛坐的位子。

 

 

蘭特額上冒出冷汗。

 

……這個小女孩,到底是何方神聖!?

 

要不是蒼即時把他拉開,自己很有可能已經被轟的連渣都不剩了……

 

 

天胡躲在一扇焦黑的廁所門後,嚇的縮起所有尾巴,臉色慘白。阿夜卻不見蹤影……大概老早就衝到外頭避難了。

 

連在Lovely Dream裡的客人都遭到波及,各個爭先恐後的往外頭竄,邊跑還邊喊:

 

 

「快跑……咱們的光明神動怒啦!!」

 

「光明神,別逞罰我……我沒做什麼壞事啊!!」

 

「我還不想死……」

 

 

過不了多久,Lovely Dream裡的客人全都逃的無影無蹤,整間店空蕩蕩的。

 

在這混亂中,唯一不逃也不躲的……正是擋在蘭特前面的蒼。

 

「蒼,為何袒護那隻禽獸!?妳明知道我追捕牠追捕了好幾十年啊!!」少女指著蘭特,準備發動下一次攻擊。

 

「喂喂……小妹妹,妳認錯人了!我根本不認識妳啊!!」蘭特舉起雙手投降。要是再被那種攻擊砲轟一次,鐵定屍骨無存、灰飛煙滅啊……

 

蒼用手肘頂了蘭特胸口一下,要他安靜。

 

 

「……什麼小妹妹?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光明神本人,如果不想死就乖乖閉上嘴。」她細聲解釋。

 

 

……啥?光明神!?

 

蘭特瞇起眼,少女身上發出的強光另他睜不開眼。

 

 

「無恥妖獸!!別以為你裝瘋賣傻就可以矇騙我!!」她怒氣沖沖的走上前,身上的白光變得更加強烈了。「蒼!妳讓開。等我扒下這禽獸的皮,他就會原形畢露了!!」

 

 

……原形畢露個頭,妳認錯人啦!!

 

蘭特在心裡OS。

 

「亮亮,住手,妳真的認錯人了。」蒼定定的看著少女。

 

 

「他的確是個變態,但絕對不是你要追捕的那頭禽獸。」

 

 

……喂喂,妳這樣說會比較好嗎?而且我不是變態……

 

蘭特想抗議,卻又被蒼揮手制止。

 

「何況,妳認為我會被一頭小小的禽獸誆騙住嗎?」蒼淡淡的說。

 

「我也可以作證,蘭特小弟絕對不是妳所追捕的禽獸啊……」天胡雙手抱頭,小心翼翼的幫腔。「亮亮啊……妳先不要那麼激動嘛!明知道我最怕雷了,還用妳的雷光嚇我……」

 

聽到這些話,少女慢慢收起原先的氣燄,身上的光也減少了幾分。她狐疑的看著蘭特,還是不太相信。

 

蒼嘆氣。

 

「亮亮,仔細看他的眼睛,那頭禽獸不可能會用『靈現』吧?這東西是無法模仿的……妳也很清楚,不是嗎?」

 

 

少女挑起眉,又仔細打量蘭特一陣……

 

最後,她終於相信了。

 

「哼!就當我認錯人吧!」少女頭一撇,身上的光芒完全消失。

 

 

……你根本就是認錯人了。

 

蘭特有股想翻桌的衝動。

 

蒼輕輕揉了揉蘭特的手臂,要他冷靜下來,一面幫少女作自我介紹。

 

 

「這位是光明神,謝神將。我們都稱呼她亮亮。」

 

 

少女推推她那副藍色、上頭刻有玫瑰花的粗框眼鏡,再次哼了一聲。

 

「亮亮,妳怎麼有空來Lovely Dream?妳不是忙著追捕那頭禽獸嗎?」鬆了口氣,從門後走出來的天胡問。

 

 

「我只是想來喝杯咖啡,休息一下。」亮亮坐上洗手檯,翹起二郎腿。「那頭禽獸真是越來越囂張了……竟然自許為『仙人』,好去騙一些純情女孩……更不可原諒的是,現在牠連男孩都下的了手!!真是無恥……」她忿忿的說著。「原本想來這兒嚐嚐天胡泡的咖啡、好好休息一下的,沒想到……卻遇見一個長的像那頭禽獸的變態!?害我又想起工作來了……」她刻意加重『變態』兩字,語氣也提高不少。

 

 

……妳是指我嗎?

 

蘭特不爽的瞪亮亮一眼。

 

 

「看屁啊!?又不是在講你!!」亮亮發現蘭特在瞪她,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妳分明是在說我啊!!

 

蘭特握緊拳頭。他很後悔,自己應該隨身帶著專門對付神明的子彈……

 

「請問一下……這位『偉大』的光明神,我到底哪裡像那頭禽獸了?」他咬緊牙、慢慢吐出全部的句子。

 

 

亮亮推了推眼鏡,抬高下巴,以十分不屑的角度看著蘭特。

 

「你的笑容,就跟那頭禽獸一樣猥褻!!」她毫不考慮的說出答案。「不、那根本稱不上『笑容』,而是顏面神經失調!!誰叫你突然露出那種奇怪表情,沒被劈死算你走運,被劈死算你活該!!」

 

躲在一旁看戲的天胡,一聽到「顏面神經失調」這個詞,馬上「噗哧」的笑了出來。蒼只是重重的嘆口氣,已經沒力氣去管他們了,就當作小孩子再吵架吧……

 

 

「天啊~我的店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熟悉的驚呼聲打斷了這場好戲。

 

剛才腳底抹油、偷偷從後門溜走的店長終於回來了。

 

她欲哭無淚的望著天花板焦黑的大洞、和滿是塵埃碎瓦的四周,大概猜到是誰幹的了……

 

「……我說亮亮,我還有好幾年貸款沒付……妳別每次不高興就炸我的屋頂啊……」她討饒著,絲毫沒注意站在一旁、眼睛快噴出火的蘭特。

 

「妳……妳這女人……」他一看見空隱,氣的差點掏出槍來。

 

空隱這才注意到他,原本哭喪的表情瞬間一掃而空。

 

「欸?你沒事啊!?」她驚喜的瞪大眼。「我以為你已經被抬去休息室了呢!看來下次劑量要再多一點……」她從口袋裡掏出一本小筆記本,很認真的在上頭作筆記。

 

 

……講什麼鬼話!?老子都被妳害慘了!你這女人到底存和居心……

 

「空,我不是說過……不要對蘭特出手嗎?妳的老毛病怎麼又犯了?」她眉頭緊皺,一面拉住快要撲上去的蘭特。

 

空隱扮了個鬼臉,完全沒有悔改之意。

 

「我說空啊!妳可終於回來了,亮亮都快拆了整間店啊……」天胡誇張的大呼小叫,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其實他看戲看得很開心,只差沒拍手叫好了。

 

「哼!還不都是因為某個變態惹我生氣。」亮亮撇開頭,故意不看蘭特。

 

蘭特氣的全身發抖。「誰惹妳了?我剛剛明明什麼都沒做,就差點莫名其妙的被妳劈死啊!!」他頓了頓,接著忿忿的指向空隱。「……要是妳真的這麼痛恨禽獸,為什麼不帶走這女人!?她的行徑比禽獸更惡毒啊!!」

 

亮亮狐疑的看空隱一眼。「妳做了什麼嗎?」

 

「我在他的飲料裡摻了FM2和春藥。」她毫不害臊的說。

 

「幹的好!!孩子。」亮亮豎起拇指鼓勵她。

 

空隱得意的挺起胸,像是作了件值得驕傲的事。

 

 

蘭特十分傻眼的看著他們

 

……這是怎樣?官商勾結還是種族歧視?為什麼她能放任這女人到處亂下藥……而且還鼓勵她!?

 

「為甚麼不逮捕這個女人!!妳不是光明神嗎!?不管是什麼樣的黑暗都要剷除吧?妳說話啊!!」他叫了起來。

 

空隱悠哉的吹著口哨,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

 

亮亮望向遠方,眼神飄來飄去,始終不跟蘭特對上。

 

「嗯?蒼,妳剛剛唱的那首歌叫什麼名子啊?」她忽然回過頭,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

 

 

……妳哪隻耳朵聽到她在唱歌了!?

 

「不要轉移話題!!快給我說清楚講明白啊!!」蘭特低吼,只差沒衝上去揪住她的衣領了。

 

「……」亮亮無言片刻,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嘞嘞嘞~」於是她轉過頭,擺出一個「你能耐我何?」表情,非常欠揍。

 

 

「嘞什麼嘞啊!?說清楚有這麼困難嗎!?妳這樣算哪門子的光明神……」

 

「大膽!!竟敢質疑神?活得不耐煩啦!?」

 

 

於是,天上又劈下一道巨大的雷光,整間店再度被光亮包圍……

 

 

 

      *      *     *

 

 

走在巷子裡。

 

蒼牽著她那台鮮紅色的重型機車,蘭特走在一旁,嘴裡叼著菸。從走出Lovely Dream開始,蘭特沒開口說出半句話,只是面無表情的抽著菸,看不出是在生氣還是想事情。

 

 

空氣中,飄著BLACK DEVIL特有的淡淡甜味。

 

 

「怎麼一直板著臉?」蒼忍不住打破沉默。她覺得蘭特今天怪怪的,至於怪在哪裡……也說不上來。

 

「我笑起來很蠢,而且沒人喜歡,所以只好板著臉了。」蘭特開玩笑,但臉上完全沒有笑意。

 

蒼微微蹙起眉。「我沒說不喜歡啊。」她望著蘭特,眨眨眼。「看久了,自然也習慣了。其實,你的笑容給人有種莫名的安全感,我還滿喜歡的。」她坦承。剛開始看見他的笑容的確覺得很白癡,不過看久了……反而覺得有點可愛?甚至給人有種溫柔的感覺。

 

蘭特沒說話,只是撇撇嘴角代表回應。

 

如果是平常的他,現在應該會驚訝的瞪大眼吧?這個笨蛋……到底怎麼了?難道是解毒茶的副作用?性格大變之類的……

 

蒼百思不解。

 

 

「蒼。」蘭特突然停下腳步,銀色的雙眸專注看著蒼。

 

蒼也停下腳步,臉上充滿疑惑。

 

「……明天開始,我可能不會來Lovely Dream找妳了。」他輕聲的說,睫毛微微垂下。

 

「……是因為空.還是亮亮?」蒼問,心裡大概有了底……也有些訝異。原來……他還是很在意今天發生的事。「你不用擔心那了個人,其實她們人都很好……」

 

「沒啦,不是因為她們。」發現蒼不小心誤解了他的話,蘭特連忙解釋。「我是因為工作的關係……」他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因為……我已經休息了好一陣子,也累積堆案子沒處裡,所以上頭打電話來,急著要我回去加班……妳知道的,重案組常常要處裡一堆麻煩棘手的案子……」他吐吐舌頭。

 

蒼立刻變了臉色。「你的腳還沒完全復原,雖然已經不用復健了,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蘭特舉起雙手。「我只會留在位子上打報告,如果真有什麼事要處理……我會小心一點的。」

 

 

蒼白他一眼。

 

說這傢伙是笨蛋一點也不虧,明明走路還有點跛,急著去上什麼班!?

 

「......不能再晚個幾天?」

 

蘭特搖搖頭,順便將菸屁股扔進路邊的水溝。

 

 

蒼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個笨蛋要是死了,一定是因為因公殉職或肺癌末期……

 

雖然很擔心這傢伙,但實在懶得跟他討價還價……畢竟,即使自己說得再多,他一樣聽不進去。

 

「閉上眼睛。」蒼淡淡的說,一手伸入皮衣口袋,拿出一個黑色小袋子。

不知道蒼要做什麼,但蘭特還是乖乖照做了,眉頭疑惑的微微蹙起。

 

揮揮手,確定他沒有偷看後,蒼才把袋子裡的東西倒在手上。

 

 

那是一條十字架項鍊。

 

 

銀製十字架上頭,鑲著另一個黑色、較小的十字架,上頭有著精細的菱形雕刻。鍍銀的鍊子在月光的照射下,如同純銀頒發出淡淡白光。

 

她輕輕的幫蘭特把項鍊戴上。

 

「好了。」她扣好扣子。

 

蘭特睜開眼。

 

摸著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他頓時說不出話來。

 

 

「這是……」

 

「我碰巧在一家首飾店看到的,覺得很適合你,所以就擅自買下來了。你可以把它當成護身符之類的幸運物。」蒼的語氣很平淡,如同以往。

 

 

蘭特愣愣的盯著項鍊看了好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

 

「我只是回去上班,怎麼搞的好像我要上戰場一樣?」他笑著,臉上終於有了表情。

 

「你想把它當成軍用狗牌也可以,不過它沒地方讓你刻字。」蒼無所謂的聳聳肩,附註。「祝你凱旋而歸,別戰死了。」

 

轉過身,她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aryhsu429
  • 蒼是個好人耶~
    可是我討厭亮亮(欺負咱家蘭特
    所以最後蘭特會愛上蒼嗎?
  • 其實都是我這當媽媽的在欺負我那個笨兒子(蘭特)......
    最後的事~就要等到結尾能說啦~~XD
    敬請期待~~XD.

    千年狐 於 2010/08/10 12:06 回覆

  • proync
  • 看來蘭特是主角囉
    只是跟這些人比
    身手比較爛一些
    ㄎㄎ
    有成長空間喔
  • 沒錯!!其實他很有實力啊!!
    (但身旁一堆開外掛的怪物,想出頭也很難.....)
    其實蘭特並不算是主角,真正的主角.....
    .嘿嘿,後來就會知道了^^

    千年狐 於 2010/08/10 20:12 回覆

  • AsterAndAster
  • 不知道這篇故事會有多長~~ 口合
  • 哈哈~其實我自己都覺得這故事很長^^
    而且還有三集.....只好慢慢打
    對不起><我一直找不到那個口合
    我不是故意的,真得事態眼殘了
    原諒我~~><

    千年狐 於 2010/08/10 20:15 回覆

  • 闇夜淚棄
  • 好想看每個角色的真面目.........
  • 我有空會一一畫出來~
    敬請期待><

    千年狐 於 2010/08/10 20:19 回覆

  • 悄悄話
  • 梓薰
  • 光明神!?
    怎麼會長這樣子....
    光明神不光明了.....
  • 呵呵~其實光明神這個角色靈感來自我的朋友~
    ((空隱也是~
    所以決定長這樣啦~
    雖然是光明神,但有時候手段滿黑暗的.....((快逃~

    千年狐 於 2010/09/17 14: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