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克森.蘭特,身為第一分部的大隊長,你的態度能不能認真點!?」

 

 

教皇放下手上的公文,瞪了檯下的蘭特一眼。

 

打了個長長的呵欠,蘭特一臉懶散的攤在座位上,雙腳還十分沒品的跨上前排椅背。

 

「我一直都很認真,只是您老人家看不出來。」他掏掏耳朵,一副死樣子。

 

 

包括其他小隊,在場開會的所有人,全都低聲笑著。

 

他們的大隊長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副死德性……不但開會常遲到,打瞌睡、放空或看報紙幾乎都是家常便飯,這傢伙根本從來沒認真開過會。

 

雖然說,開會打瞌睡和上課睡覺一樣,是件稀鬆平常的事。畢竟會議的內容實在太枯燥,再加上教皇的長篇大論,要從頭到尾保持良好精神實在是件強人所難的事。

 

但……

 

如果打瞌睡睡到打呼,最後還因惡夢驚醒、跌到地上的話,那就有點太超過了。

 

所以,每當蘭特在議會上睡得東倒西歪,而且鼾聲大於其他人報告的聲音時,教皇真的很想拿起厚重的公文往他頭上砸。

 

 

「教皇大人,您別衝動啊,隊長他不是故意的……」

 

「是啊!隊長他昨晚才剛從莫斯科回來,會累成這樣很正常……」

 

「您給隊長的任務實在太多啦!隊長他連睡覺的時間都沒……」

 

「隊長真的很認真啦!!」

 

 

幸好總是有人出來打圓場,否則蘭特的腦袋真的保不住了。

 

 

如同以往,當蘭特被他的副隊長狄克叫醒時,會議已經結束了。

 

「隊長,教皇大人有事找您。」

 

「找我幹嘛?」蘭特揉揉眼,一副沒睡飽的模樣。

 

「大概又有任務了吧?」狄克不確定的聳聳肩。

 

「了解。」蘭特扭動脖子,伸了個懶腰。

 

 

一踏進教皇的書房,蘭特便感受到一股不舒服的視線,以及一種彷彿被人扼住脖子般的壓迫感向他襲來。

 

想都不想,他立刻抄出腰際上的雙槍,冷汗緩緩從額上滑落。

 

教皇站在書桌旁,雙手自然的放在身後。仰頭,他正注視著一幅掛在牆上的削像畫。

 

「放下槍吧,孩子。」教皇轉過身,看著蘭特。「這只是幅畫像罷了。」

 

遲疑了一會兒,蘭特才慢慢收起槍,兩眼仍警戒的盯著那幅畫。

 

 

畫中……

 

木製搖椅上,坐著一個大約十二歲的女孩。

 

黑色的洋裝襯托出她青白色的長髮,皎白的皮膚彷彿圍繞著淡淡白光。不過,最令人感到陰森、毛骨悚然的……

 

則是她的雙眸

 

暴戾、悲傷、殘酷、憂愁、瘋狂……各種負面情緒全都充斥於那雙血紅色的眼眸中,如野獸般倒豎的瞳孔更是帶著強烈的鬼氣及殺意。

 

 

蘭特下意識的迴避了那雙鮮紅色的眼眸,背脊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要迴避?那不就只是張畫嗎……幹掉過無數妖魔的我……為什麼會怕一章畫像?

 

不甘心的咬咬牙,這還是他頭一次打從內心的感到……

 

恐懼。

 

「教皇大人,這該不會是您的孫女吧?」蘭特揚起嘴角,但他發現自己根本笑不出來。「您要我找一個失蹤的小女孩?」

 

 

閉上眼,教皇深深吸了口氣。

 

「西元1145年,修士,聖.貝爾納德向群眾吶喊道:『真理的寶座,已被異教邪說占據了......你們應當聽我的話,穿上你們堅實的盔甲......戰勝異教徒,清洗你們的罪孽,奪回聖地將是你們的獎賞。』法皇、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都被他所感動。這段文獻,你聽過吧?」

「……這是連普通高中生都上過的外國史。」蘭特翻白眼。教皇這老頭……難道不能直接說重點嗎?非要拐彎抹角的。

「當末日來臨,大地發出悲鳴之際,人們都將仰頭,祈於上蒼。這段文獻,你是否也聽過?」教皇繼續問著。

「……完全沒聽過。」蘭特皺起眉,想不透這兩段文現有什麼屁關係。

「那麼……你可知道,『上蒼』指的是什麼嗎?」

動動眉,蘭特想了一下才回答。

「上蒼,指的是上天,也就是上帝」他的眉頭深鎖著。「這些到底跟那幅畫有什麼關聯?您這次到底要指派什麼任務給我?」

 

教皇並沒有回答蘭特的問題。睜開眼,他意味深長的望著那幅畫。

 

「孩子,你真的認為……『上蒼』是代表上帝之意嗎?」

 

蘭特微微一愣,無法理解教皇的意思。

教皇沉重的嘆口氣。

「你真的認為……當年十字軍東征,只是為了收復聖地、得到名譽和金錢物資嗎?」他提高語調。

 

「……」蘭特無言片刻,思索教皇說的話,試圖把它們串在一起。

 

「您該不會要說……十字軍東征的真正目的,其實是為了討罰那個被人們稱為『上蒼』的神祇?而那個神祇,就是畫裡的小女孩?」他挑起一眉,失笑。

三者的確連成一塊了,但……這未免也太扯了吧?歷史也不是這樣瞎掰的……

 

「牠不是神祇!!」教皇突然恙怒起來,激動的握著權杖。「那種賤物根本不配稱為神祇!!牠是惡魔!!異教邪說的傳承者……路西華的最後一位子嗣!!」他氣得渾身顫抖。「我無法理解,天父為什麼容忍這頭惡魔存在於世,任憑牠掛著『上天』的名,以『天懲』的名義殘害、圖殺世人,使自己的所作所為正當、合理化。無知的人們供奉牠、敬拜牠,還以『上蒼』來尊稱牠!?實在太愚蠢了!!」

 

……教皇大人,您老人家別那麼激動吧,萬一等等中風怎麼辦?

蘭特擔心的想。一個七十好幾的老人家,不應該讓自己太激動……

 

「不過啊……」教皇頹下肩,語氣一轉。「自從天魔之戰結束後,牠的存在漸漸受到質疑,人們終於清醒過來,不再陷入愚蠢、無知的泥沼裡。他們終於看清了惡魔的真面目,也發現這邪惡的賤物其實是個足以毀滅天地的存在……」他轉身,望著落地窗外的景物。「之後,就像歷史所記載的……聖.貝爾納德,賭上了自己的性命和榮譽,號召群眾加入十字軍,為的是討罰那頭惡魔,但……」

 

「他們失敗了吧?」蘭特接下去,對這種結局……其實他並不感到意外。

 

教皇點點頭,嘆氣。

「八次的東征,沒一次成功過。最後一次東征……也是最慘烈的一戰,三百萬的士兵……幾乎全軍覆沒,連聖.貝爾納德也壯烈犧牲。而那惡魔似乎也受了重傷,從此下落不明,十字軍東征就此告一段落,直到現在……」他的視線轉到蘭特身上,定定的看著他。「有情報顯示,那頭消失已久的惡魔又出現了,地點是日本的東京。」

 

……東京?

蘭特一愣。「那不是夜狼族的地盤嗎?」

 

「沒錯。」教皇拿起桌上的茶壺,到了兩杯茶。「目前我們還不知道那傢伙停留在東京有什麼目的,不過……唯一能確定的是,那頭惡魔是個極度危險的存在,雖然牠在歷經過那八場戰爭後妖力大減,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強大了,但絕不能繼續放任牠游走於人間。」他捧起茶杯,神情嚴肅的走道蘭特面前,停下。「我很清楚那傢伙的來頭……但我更相信你的實力。這次任務,除了獵殺那頭惡魔,也順便清理一下『夜狼』的門戶,那群狼人的勢力……已經大到我們無法坐視不管的地步了……」

慢慢的,教皇將茶杯遞在蘭特面前,高聲問道。

 

「辛克森.蘭特,身為十字軍第一分部的大隊長,你願意睹上自己的性命和榮譽,完成這項任務嗎?」

 

 

      *      *     *

 

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忽然鈴聲大作,唱著Jet-Are you gonne be my girl 。主唱的吼聲、吵雜的鼓聲連擊、再加上電吉他,很快就把原本睡死的蘭特吵醒了。

他半睜著眼,意識還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整個人縮在被子裡,完全沒有想接電話的意思,更懶的把手伸出被窩,看看是哪個混帳打來的。

就這樣放任它持續響了好一會兒……

 

過了幾分鐘,手機終於停止歌唱,四周又恢復一片寧靜。

蹭了蹭舒服柔軟的羽絨被,蘭特滿意的深吸口氣。緊抱著被子,雙眼瞇成一條線,他再度沉沉睡去……

 

沒多久,又是一陣鈴聲大作。好不容易靜下來的手機,又展開它的煩人攻勢。

同一首歌、同一種節奏、同樣煩死人得吵雜…….

 

唯一不同的,則是蘭特蘭特再也無法忍受了。

他低聲罵了一連串髒話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伸出手,胡亂在床頭上摸索著。

把手機撥到枕頭上,他按下通話鍵。

 

「……喂?」

「隊長,你可終於接電話啦!!」在電話另一頭的人鬆了口氣。

「……狄克……」蘭特喃喃開口,聲音微弱到幾乎聽不見。

「老天!!隊長,你的聲音聽起來怎麼一副快死了的樣子!?發聲什麼事了嗎?要不要我派人過去支援?還是……」狄克霹靂啪啦的說了一堆,非常著急。而腦袋還沒清醒,隨時都會昏睡過去的蘭特,根本聽不見他說的話。

「……狄克。」蘭特閉著眼,打斷他。「……我剛加班回來,整整兩天沒睡……有是快說,沒事就掛上電話,讓我好好睡一覺……」他整張臉貼在枕頭上,含糊不清的咕噥著。

迪克連忙回應。「當然有事啊!!不然我怎麼敢在清晨四點多打電話給您……隊長、隊長?您有在聽嗎?喂?」發現沒人回應,狄克頓了頓,敲敲電話筒。「喂?哈囉~有人在嗎?隊長~~」

「嗯……」蘭特動動嘴角,應了一聲,完全陷入朦朧狀態。

發現隊長又快睡著了,狄克無奈的嘆氣。

「……蘭特隊長。」他清清喉嚨。

 

 

「教皇大人要我跟您說,只要任務沒完成,您接下來的幾個月就不用領薪水了。」

 

 

幹!!

睜開眼,蘭特立刻清醒過來。「為什麼我不能領薪水!?那死老頭在講什麼鬼話啊!?這次我完全沒動用到預算啊!!」他抓起手機大叫。

……教皇那老頭,不是說好了在任務完成以前,會繼續需支付我新水嗎!?為什麼現在……

 

「呃……不是預算的問題。」狄克停頓一下。「是因為隊長您一直沒傳報告回去,也沒有回傳任何關於任務的情報,所以……」

「所以怎樣?」蘭特撐起身,盤腿坐在床上,一臉不耐煩的拖著下巴。

「所以……教皇以為您這幾個月都在混水摸魚,一氣之下決定不給您新水了,任務酬勞也不能預先支付……」狄克吞吞吐吐。

 

蘭特額上浮出青筋,咬牙切齒得低吼。

「……我之前已經請神吾幫我請了整整四個月的假,我只休息三個半月不到就繼續執行任務……你說我混哪裡的水,摸什麼魚啊!?」

教皇這個老頭……分明是想找藉口砍我新水、好節省預算吧?這陰險的死老頭……

 

狄克想了想。

「嗯……前任神吾隊長的確有交代我,我也轉告教皇大人了,可是……」他嚥嚥口水,緩緩開口。「……可是啊,教皇大人完全不相信您出車禍斷了腿,認為這只是您翹班的藉口……」

蘭特翻個白眼。「……請他自行去調那家醫院的住院病歷表好嗎?我是真的出車禍斷了腿、還住院觀察了好幾個禮拜。」他沒好氣的敲敲菸盒,叼出一根菸,點燃。

躺回床上,他單手枕著頭,兩眼瞪著天花板,嘴裡呼出一口菸。

「幫我轉告教皇,如果不希望他的大隊長在還沒完成任務前先餓死了的話……就請他大發慈悲,不要砍我的薪水。」

「……」狄克沉默片刻。「……之前,我已經幫您提出類似的請求了,可是教皇大人說:『那個渾球就算連續好幾個月不吃東西,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不要小看你們隊長!!』他老人家很堅持,我也沒什麼辦法……」他在電話另一頭聳肩。

「……」蘭特無言以對。

 

媽的……那老頭以為我是神明?都不會餓、不用吃飯的啊!?只是節省預算……有必要作的這麼絕嘛!?

他欲哭無淚的將臉埋進枕頭裡,不敢去想以後沒飯吃的日子要怎麼過。

「隊長,我看您還是少抽點菸、多省點錢吧!不然下個月……您大概連普通便當都買不起了。」狄克好心建議。

「多管閒事。」蘭特的下巴擱在枕頭上,忿忿的皺起鼻子。

 

……我寧可省下飯錢拿去買菸。

「對了,我上次請你幫我調查的情報怎麼樣了?有進展嗎?」蘭特忽然想起這件事,問到。

「有啊!」狄克回答得很快。「我查到好幾個夜狼族的地盤,等等就把位置圖傳過去。至於那個紅衣小女孩……」

「等等,我什麼時候要你查紅衣小女孩了?」蘭特聽的莫名其妙,忍不住打岔。

「……不對,是那個青髮、被稱為『上蒼』的小女孩啦!」狄克連忙改口。電話裡,傳出了翻動紙張的啪啪聲。「我完全找不到有關那個小女孩的文獻和情報……只找到幾家比較特殊的夜店,那些都是混種天使和惡魔聚集的場所。」

 

混種天使和混種惡魔的聚集場所?聽起來滿有趣的……

蘭特的嘴角微微上揚。

 

「不過……隊長,既然那個小女孩是路西華最後一任子嗣,那麼……牠為什麼能隨心所欲的在人間遊蕩,不被路西華管轄呢?這不正常。」狄克不解的敲著鍵盤。

沒錯。

天魔之戰過後,為了保持三界之間的和平,天界與魔界共同訂定了一項條約

 

—— 天使應當待在天堂(天界),惡魔應當留在地獄(魔界)。

 

除了那些不被兩界管轄的混種天使和混種惡魔……其它屬於純正血統的天使和惡魔,都不能任意游走於三界。

但……為什麼這頭惡魔能打破這項規定呢?

同樣充滿困惑的蘭特閉起眼。

「……不知道。」他無所謂的聳聳肩,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誰知道路西華在想什麼?有可能是家庭裡搞革命吧……總之,你先把地址和地圖傳真過來吧,有些事……得要親自去查了才能理解,不是嗎?」

 

走下床,他按下傳真機的開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竹
  • 超棒的!!
    加油!
    繼續寫吧XDDD
    期待結局XD
  • 謝謝竹的支持喔!!
    不過最近太忙,都沒時間打文了~
    以後開學也有很多活動要忙><
    所以放文速度不如以往的快了(其實之前也不快.....)
    還請多多見諒><

    千年狐 於 2010/08/19 19:17 回覆

  • 闇夜淚棄
  • 背景歌滿好聽的耶!
    不過看裡面形容那個小女孩的眼神...
    我就超好奇!!


  • 那是我朋友傳給我的^^覺得還不錯聽~所以放上來了^^
    嗯嗯....那種眼神,其實我覺得有點難形容的很貼切~
    只能說.....有點像是對上他的眼就會瞬間被秒殺的壓迫感><

    千年狐 於 2010/08/19 19:49 回覆

  • maryhsu429
  • 喔喔~終於等到新文了耶~
    這章主要是把之前的事情交代清楚吧:D
    我不想看那個小女孩的眼睛:(
    感覺太恐怖了(逃
  • 我也很感動.....我終於有空把新文打完了(雖然非常少><)
    我的打字速度得再加快才行XDD
    嗯!!對啊~一直拖到這張才把整個任務內容交代清楚XDD
    因為一直找不到適當時機來解釋~只好拖到這一章了XDD

    嘿嘿~~那雙眼睛啊......其實我也會怕(掩面)不過我覺得自己還是沒
    把它形容得很透徹,大概是描寫能力不夠吧><只能說,那雙眼睛真是恐怖到了極點啦!!
    令人不敢正面直視XD

    千年狐 於 2010/08/20 15:28 回覆

  • 悄悄話
  • 風
  • 加油!
    我很期待接下來的內容~
  • 謝謝囉!!
    我會繼續努力生文的><

    千年狐 於 2010/08/21 21:47 回覆

  • proync
  • 哈哈
    我要是蘭特
    我選擇當普通老百姓
    隨便混口飯吃就好
    為了謀生
    還得跟妖魔鬼怪打交道
    很辛苦又危險
  • 對啊^^冒著生命危險~
    而且還不一定拿的到薪水~
    有時說不定事做白工><
    十字軍的工作實在是吃力不討好啊XDD
    其實他已經在考慮要不要兼差囉~(去夜市賣章魚燒之類的XDD)
    說不定比現任工作還好賺啊!!

    千年狐 於 2010/08/22 15:19 回覆

  • AsterAndAster
  • 我覺得我看得很仔細了哦~
    口合,雖然錯字很多

    不過,那些都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重點是,蘭特剛從莫斯科回來那段,好像有少打幾個字。

    :) 真是好久沒來這裡了
  • 真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謝謝你提醒我!!
    立刻改~~

    千年狐 於 2010/08/31 21: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