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Lovely Dream 門口

 

蘭特急急忙忙脫下破爛、染了血漬的外套,一把推(撞?)開店門。

 店裡空蕩蕩的,一個客人也沒,大概是因為超過營業時間的關係。空隱獨自坐在櫃檯,愁眉苦臉撐著下巴。一看見衝進來、渾身狼狽、右手還在飆血的蘭特時,嚇得立刻站起身來。

 

「老天!!蘭特,你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跟神吾玩的太過火了嗎!?」她掩嘴驚呼。

 

 

......玩什麼鬼啊!?這傢伙怎麼老想些五四三的?

 

蘭特白了空隱一眼,空隱語出驚人的個性,他似乎已經漸漸習慣了。「我被兩隻野狗攻擊。」他隨便想了個理由。

 

空隱滿臉不信,眼神慢慢飄往掛在蘭特腰際上的藍波大刀。蘭特愣了一下,連忙開口解釋。

 

......我剛剛在出勤,這是從歹徒身上搶下的。」他搔搔頭,覺得自己說謊的功力又更上一層樓了。

 

空隱沒說話,只是打量著他身上的傷口、瘀青、還有那件拿在手上的破爛外套,哼哼幾句。「你跟神吾還真忙。」

 

蘭特尷尬一笑,趕緊轉回正題。

 

「對了,蒼人呢?妳不是說她出事......要我趕快來接她嗎?」他看看四周,卻沒看見蒼。

 

空隱打了個呵欠,下巴往休息室一抬。「其實沒那麼嚴重啦,她只是喝醉了。比較麻煩的是,她喝的連站都站不穩,也不肯乖乖回家,就一直待在這一杯接一杯的喝。」她忍不住嘆氣。「唉……招牌歌手罷工,還喝酒喝得爛醉?我這家店要怎麼經營下去啊……」

 

喝醉了?

 

蘭特皺眉,雖然還想多問什麼,但他還是先去休息室找蒼。

 

 

推開門……

 

濃烈的酒精味立刻撲鼻而來,使蘭特的眉頭皺的更高了。酒量差的人,大概一進這個房間就暈得差不多了吧……

 

他看著散落一地的空酒瓶,估計有好幾十瓶吧。茶几上也放了好幾瓶伏特加、和一個裝了冰塊的玻璃杯,裡頭的酒還留了一半沒喝完。

 

蒼摟著外套,躺在沙發上,散亂長捲的黑髮蓋住半張臉,不知是不是睡著了。

 

「她怎麼會喝成這樣?」蘭特回頭問空隱。

 

空隱兩手一攤,臉上充滿無奈和相同的不解。「我到店裡的時候,她就已經喝得爛醉了,還把我認成你耶!」她沒好氣的叉著腰,小聲咕噥。「真是的,我有長的那麼糟嗎?怎麼會把我認成……」

 

喂喂,這不是重點好嗎?不要把煩惱任意轉到別的事情上。蘭特忍不住瞪了空隱一眼。

 

「……那天胡跟阿夜呢?他們應該在場吧,為什麼不制止她?」

 

空隱聳聳肩。「阿夜今天休假不在,天胡說他有一整天的會要開所以沒來,今天只有我跟蒼顧店。」她抱起胳臂,倚著牆,眼裡有些責備的望著蘭特。「我才想問你……妳最近是跑去哪裡鬼混了?將近兩個禮拜都沒來店裡。怎麼?去神吾家捨不得回來啊?都不管蒼的……」

 

能不能不要一直提到神吾?蘭特頭痛的扶著前額,搞不懂空隱的腦袋為什麼不能正常運作,總是冒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不理會空隱,他蹲下身,輕搖著蒼的肩。「蒼……蒼?」

 

過了好一會兒,蒼才意識到有人在叫她。「……」她微微睜開眼,茫然的望著蘭特。

 

「蒼,妳還好嗎?」蘭特輕聲的問,一面小心翼翼的將她扶起。

 

蒼搖搖晃晃的坐在沙發上,身子彷彿隨時都會往旁邊倒去。迷離的雙眼盯著蘭特,她忽然笑了,笑容裡帶有幾分戲謔。

 

「……你回來了。」她喃喃唸著。往前一傾,整個人撲進蘭特裡,兩手緊緊環住他的腰,完全沒有想放開的意思。「蘭……我好想你。」

 

 

……誰可以跟我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蘭特僵住身子,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站在一旁的空隱也瞪圓了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哇~蘭特,真是恭喜你了……」她又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

 

「恭喜什麼?還不快幫我想點辦法!?」蘭特轉頭瞪她,雙手猶豫的僵在空中。要摟住蒼也不是,推開她更不對。畢竟,這種狀況他還是頭一次遇到,不知要如何因應也是正常的。「我說妳啊……是不是在酒裡摻了什麼?不然她怎麼會變成這樣?」看著緊抱住自己不放的蒼,蘭特忍不住對空隱起了疑心。

 

蒼實在不像是那種會主動躺在男人懷裡撒嬌的女人,就算喝了酒也……

 

「誰敢在她酒裡下藥?我又不是不想活了……」空隱不滿的抗議。「而且……就算我真的下了藥,她也會馬上察覺好嗎?誰像你一樣笨笨的,飲料裡被摻了一堆藥都不知道,稀哩呼嚕的全喝下去……真的是腦袋空空耶!」她毫不留情,甚至理直氣壯的插起腰來。

 

……」蘭特無言以對。雖然很想斃了這隻精靈,但腰際被蒼緊緊環住,連要移動身體都很困難,更別提拔槍了。「好、好,是我笨可以了吧?那麼請問一下這位聰明絕頂的小姐,現在我到底該怎麼辦?」

空隱不屑地哼了一聲,彷彿這是個國小生都會答的數學習題。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送她回家啊!回你家、或她家、去旅館開房間也行,反正她人現在在你手上,想幹嘛都隨便你。」她無所謂的掏掏耳朵,口氣輕鬆到不行。

 

 

蘭特到是十分傻眼,下巴都掉了下來,表情變成一個囧字,啞口無言。

 

「怎麼?有什麼不對嗎?」空隱斜睨發窘的蘭特。「不要告訴我,你這變態的腦子裡從來沒冒出這種念頭,少裝清高啦!!」刻意的語調聽起來格外欠打。

 

「我……」

 

「哎呀~不用狡辯了啦!你這變態想做什麼,我用膝蓋也猜得出來。」空隱直接插話,完全不給蘭特有任何反駁的機會。「不過先警告你,要是蒼一覺醒來,發現你對她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嘖嘖,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她望向遠方,感嘆。

 

「我不會對她做出那種事!!」蘭特握緊拳。他發現,自己每次和空隱說話時,青筋都會常常跑出來打招呼。

 

「啊~都給你說啦!人類就是這樣,說一套做一套……」空隱揮手,完全不信。

 

 

……這女人!!

 

蘭特忍住想翻桌的衝動,咬咬牙,臉孔抽搐一下。「既然不信任我,那為什麼妳不『親自』護送她回家?還特地打電話給我,說她出事了!?」他把蒼環著自己的手往上挪,抱住快要跪坐到地上的她。

 

「因為……我要去約、會啊!」空隱到是回答得很樂,下巴得意一抬。

 

 

「而且,是跟神、吾喔!羨慕吧!」她故意加上重音,凸顯「神吾」這兩個字。

 

 

……啊!?

 

「妳、妳……」蘭特張大嘴,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指著空隱的手微微顫抖。

 

看到蘭特瞠目結舌的表情,空隱更是得意的提高下巴。「沒錯。我等等正是要去和神吾約會!!」她又說了一遍,語氣炫耀十足,還比了個勝利的手勢。「所以我才找你來啊!這樣的話……不但能安置好蒼,還能把你從神吾身旁支開。哼哼,真是一舉兩得!」

 

……妳在開玩笑?」蘭特愣愣的問。

 

「誰跟你開玩笑?不信的話可以自己打電話問他啊!」空隱哼哼。吐吐舌頭,她向錯愕的蘭特扮鬼臉。「你都把我們家蒼拐跑了,我難道不能搶走你的神吾啊?比起魅力……我可不輸給你這『砲友』!!」

 

什麼砲友!?跟妳說過我和神吾是「摯友」了……不要任意抽換詞面好嗎!?

 

蘭特無奈的在心裡嘆氣。看這樣子,自己已經被空隱視為情敵了。為什麼她硬要把我和神吾湊成一對?我明明沒那種興趣啊……

 

「總之,蒼交給你,神吾就交給我了。等等我去叫計程車,你就快點送她回家吧!」空隱合掌,像是了卻件大事般鬆了口氣。

 

 

妳真是蒼的朋友嗎!?

 

蘭特悻悻然。「……她家在哪?我又沒去過。」

 

「這你不用擔心,我會把地址告訴司機。」空隱開心的晃晃食指。「她家門鎖是用指紋比對,所以不用找鑰匙,很方便喔。」

 

唔……指紋比對?聽起來好高檔,應該是豪宅吧。

 

一想到自己下個月可能連房租都付不起,最後被趕到街上露宿的命運,蘭特忍不住哀聲嘆氣。乾脆轉行去街頭賣藝好了,說不定還比較好賺……

 

「那台佈雷克怎麼辦?」他突然想到這個問題。雖然以前騎過哈雷機車,但是蒼那台佈雷克……他嚴重懷疑那台重機有被改裝過,那種速度根本已經超出重機的最大馬力極限了……

 

「還能怎麼辦?當然留在這裡啊!難不成你要揹著蒼,然後慢慢把它牽回去?」空隱扁眼。「你只要想辦法應付蒼就好,其它事什麼事都不用擔心……保留保留體力吧。」拿出手機,她轉身就往外頭走,應該是去叫車了。

 

……

 

聽到最後一句,蘭特只能無言以對。等空隱走出門時,他才低下頭,對著懷裡的蒼喃喃。

 

「妳的朋友,怎麼盡是些怪人?」

 

蒼閉著眼,沒有回應蘭特,只是微微抽動身子,將兩手環上他的脖子,臉輕靠著他的胸膛。

 

彎下身,蘭特抱起熟睡的她往外頭走去,深深嘆了口氣。

 

 

 

       *    *    *

 

 

 

計程車內。

 

司機看著後照鏡,不斷用眼角餘光偷瞄後座的兩人。

 

望著車窗外,忙了一整天卻沒時間休息的蘭特雖然累到眼皮都快闔上了,但司機的目光實在令人很不自在。於是,他終於忍不了……

 

「可不可以專心開車?」他不太高興的回過頭,瞪司機一眼。

 

司機沒說話,只是默默移開視線,食指按下雨刷功能的按鍵。外頭的雨,下的越來越大了……

 

「你女人?」司機忽然開口,語氣十分隨意的問。

 

「……關你屁事。」蘭特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不太想理他。

 

「怎麼不關我的事?」司機調調後照鏡,盯著喝得爛醉、倒在蘭特懷裡的蒼。「我在考慮要不要報警……還是直接把車門鎖上,開到警局?」

 

「……」蘭特無言了一陣。看著緊摟住自己不放的蒼,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應該說,這種百口莫辯的情況他根本無法解釋。要是弄得不好,也有可能越描越黑,豈不是更糟嗎?

 

後照鏡裡,蘭特顯得十分尷尬。

 

司機失笑。

 

「別在意,只是開個玩笑。」他向後揮揮手,表示歉意。

 

蘭特則是朝後照鏡比了個中指,表達心中無聲的怒火。要不是蒼枕在他的大腿上,他鐵定會狠踹前座椅子一腳。

 

「伊空小姐已經把實情告訴我了。」司機加以補充。

 

 

……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那女人跟你說了什麼。

 

蘭特悶悶撐起下巴,打算小睡片刻。

 

司機笑笑,也不打擾他。轉小收音機的音量,音樂臺正撥放瑪麗亞凱莉的成名曲「Hero」。

 

雨水啪搭啪搭的敲打車窗……

 

 

等蘭特睜開眼。

 

車子已經開進了高級住宅區的圓環中庭內,在大門口停了下來。外頭還是下著大雨,完全沒有變小的跡象。

 

「真的是棟豪宅啊……」蘭特望著眼前自己絕對買不起的高級豪宅,嘖嘖幾聲,一面將找零塞進口袋。

 

「喂!」

 

正當蘭特要推門下車時,司機回過頭叫住了他。「這拿去。」他從前座拿出一把黑色雨傘。

 

蘭特一愣,連忙搖手回絕。「不用了,才這麼短的距離……」

 

「拿去吧,我還有另一把傘。」司機遞出雨傘,嘴角微微揚起。「雨下得很大……可別讓你的公主淋溼了啊。」他微笑。那道斜穿過大半張臉的褐色傷疤,隨著笑容扭動起來。

 

看似鬼臉般的恐怖笑容……裡頭卻藏著幾分溫暖,以及言語無法形容的溫柔。

 

 

「……謝了。」蘭特接過,嘴角也揚起一抹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AsterAndAster
  • 我猜猜

    該不會司機也是什麼混種天使或是混種惡魔之類的吧 :)
  • 科科~雖然司機同樣也不是人類
    不過他不是混種天使((或惡魔~
    他也算是另一個故事啦~

    千年狐 於 2010/09/10 18:56 回覆

  • 悄悄話
  • 拿菜刀的死神
  • 空隱講話真的好欠打喔!= =
    蘭特總有一天會給她氣瘋掉吧...
  • 哈哈~別看空隱這個樣子,她說話前可是有萬全的準備~
    ((準備躲飛來的子彈.....
    這兩人以後說不定會開戰吧
    到時候......嘿嘿嘿~((不知為何詭笑起來

    千年狐 於 2010/09/11 19:46 回覆

  • proync

  • 要進入愛情戲啦
  • 對啊~他們兩人終於有所進展了((鬆了口氣
    畢竟是奇幻愛情~愛情戲是一定要的啦~~XD

    千年狐 於 2010/09/12 13:26 回覆

  • 珈禾
  • 嘻嘻~~期待下個戲碼(妳在期待個什麼劇啊?)
  • 其實我也滿期待的,嘿嘿嘿~~((喂!!
    我們期待的是不是相同的事呢^^

    千年狐 於 2010/09/14 20:57 回覆

  • 梓薰
  • 我喜歡司機((燦笑
    他一定不是人類!!!((篤定
    嗚嗚~豪宅呀~
    可以XXX耶~((大誤
  • 猜對啦~他不是人類~
    至於種族嘛......嘿嘿嘿((不知在鬼笑什麼
    正在考慮以後要不要寫出來~敬請期待啦~
    豪宅啊.....呵呵~應該是我的夢想吧~
    希望住在豪宅裡悠閒喝著下午茶((開始幻想....
    不知道自己以後買不買的起///orz

    千年狐 於 2010/09/17 14:11 回覆

  • 梓薰
  • 該不會蒼的前男友叫蘭吧.....((瞎猜中
    至於上蒼是蒼吧~((常識判斷!?
    嗚嗚~期待後續呀~~
  • 科科~對啊~其實之前蒼喝醉時喊的;(蘭)並不是蘭特,而是古蘭德~
    蘭~是蒼叫古蘭德的暱稱((!?
    沒錯~蒼其實正是上蒼啊~((其實也跟小說名子有關連~=v=
    很謝謝妳><我會努力寫下去的!!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0:46 回覆

  • 闇夜淚棄
  • 哈哈現在偷偷上線中

    這發展真不錯!
  • 謝謝你偷偷來這><我好開心~

    這個進展我也很滿意啊~~算是天賜良機??
    偶爾還是要給蘭特一點優惠的~嘿嘿嘿....((不知在詭笑什麼

    千年狐 於 2010/09/19 20: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