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走到樓下,蘭特想把傘還給司機,卻發現計程車已經開走了。

 

 

……那個司機,應該認識空隱吧。下次去Lovely Dream時再託空隱把傘還給他好了。

 

他搔搔頭,關上白色的大門。

 

奇怪的是,這麼豪華寬敞的豪宅裡,並沒有任何僕人或管家,門口甚至沒有警衛看守。連他那棟破爛公寓都有管理員了,沒道理這裡沒有啊。難道,這裡的防盜系統……真的有好到不需要任何人管理嗎?

 

蘭特摸摸下巴,邊走邊想。

 

回到擁有華麗大水晶吊燈的客廳。原本被暫時安置在沙發上的蒼,不知怎麼躺到地上去了,也許是自己不小心翻身滾下去的吧。

 

躺在這種冰冷冷的大理石地板上睡覺是會感冒啊……

 

蘭特把濕淋淋的雨傘擱在牆角,搖頭嘆氣。

 

「蒼……別躺在這,會感冒的。」他蹲下身扶起蒼,輕聲勸道。

 

微微睜開眼,蒼似乎還處於半醉半醒的狀態,兩手不停揉著迷濛的雙眼。

 

「妳站得起來嗎?」蘭特扶住蒼的肩膀,穩住她搖搖晃晃的身子。

 

蒼回過頭,深藍色的眸子望著蘭特好一會兒。「嘻!」她突然像少女般笑了出來,側臉貼上蘭特的胸口,瞇起眼睛。

 

「蒼,我帶妳回房間睡覺好不好?」蘭特輕哄,試著抱起坐在地上的她。

 

「我不要!」蒼顯得不太高興。揮開蘭特的手,她轉過身,緊緊環住他的胳膊,就是不肯讓他抱回房間。「我才不用睡覺!像我這樣……像我這樣的怪物,還需要睡什麼覺?根本沒人在乎妖怪睡不睡覺……」她低聲喃喃。

 

「我在乎。」蘭特輕聲回答,雙手放在她的腰際,語氣平淡的說。「只要和妳有關的事,我都很在意……」他低下頭,輕靠著蒼的肩膀。「因為,我在乎妳。」

 

聞言,蒼先是一愣,緊箍住蘭特臂膀的雙手慢慢放鬆……

 

然後,她仰頭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捂著臉,她就這樣不停的笑,笑得如此悲傷,笑到聲音變得乾啞……一直到快要笑不出聲音時,才漸漸停歇,眼神也跟著黯淡下來。「是啊,世界上……大概只剩下你這種笨蛋肯在乎我。真是……太傻了。我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怪物啊!」她伸手,撫摸著掛在蘭特胸前的十字架,自言自語著。

 

「別這麼說自己!」蘭特握住蒼的手,銀白色的雙瞳直直盯著她,不知為何,他感到有些怏怒。「是人是妖,有那麼重要嗎?為什麼總是要畫一條界線來做區分?讓自己痛苦!?」他緊緊摟住蒼,神情顯些激動。「我才不管妳是人是妖……妳就是妳,這點是永遠不會變的,我對妳的情感也是一樣。」

 

凝視著蘭特認真的表情,蒼並沒有說話,像是在思考些什麼。接著,她微微揚起嘴角,再度輕笑。「真的嗎?真的是……這樣嗎?」癱軟的倒在蘭特懷裡,她嘴裡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問句,一遍又一遍。

 

「……」蘭特沉默許久,腦海裡想著剛剛蒼說的話……還有自己所說的話。然後,重重的嘆口氣。

 

 

「我帶妳回房間。」

 

 

他輕輕抱起蒼,走進臥室。

 

這回,蒼並沒有鬧脾氣的撥開蘭特的手,而是像個斷了線的木偶,靜靜的讓他抱著,動也不動。長長的劉海遮住蒼的半張臉,看不出情緒。胸口平穩的上下起伏,大概又睡著了吧?

 

單膝跪在那張淡藍色的大床上,蘭特動作輕緩的放下蒼,深怕把她吵醒了。沒想到,當蘭特正準備起身離去時,蒼突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欲言而止。

 

彎著腰,蘭特的眼裡出滿了不解。

 

「……不要走。」好一會兒,蒼終於開口。不知是不是錯覺,那深藍的雙眸裡似乎泛著淚光。「我不要……不要連你都離開了。」她小聲呢喃。

 

 

連?

 

雖然蘭特的心裡有很多疑慮,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

 

「我能去哪?」他坐在床邊,輕哄。「安心睡吧,我會留在這陪妳的,我保證。」

 

聽到這番話,蒼抬起頭,愣愣的望著蘭特,一臉茫然。「他……也跟你說過相同的話。」有點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蘭特說的……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

 

 

遲來的淚,無聲的滑過臉頰,悄悄落了下來……

 

有如銀灰色、半透明的玻璃珠,不同於人類、或是其他妖族……那是象徵著惡魔貴族的眼淚。

 

「但是,他走了。就這麼走了,連再見也沒說……」蒼沒有嗚咽,更沒有哭出聲,只是將臉埋入蘭特胸膛,任憑淚水不斷落下。熱淚濡濕了他的衣襟,卻沒留下淡淡的銀灰色淚痕,而是轉為透明。

 

「……」蘭特沒說話,應該說……他不知道現在應該說些什麼安慰的話語,只是緊緊摟住哭泣的蒼,一手輕拍她的背。

 

他沒有問蒼,那個「他」到底是誰,以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可沒有白目到去掀別人的瘡疤。

 

意外的是,蒼卻主動開了口。

 

「蘭特。」下巴靠著蘭特的肩,她微微垂下眼簾。「你……會害怕嗎?怕我這種雙手沾滿血腥的怪物?」

 

「妳殺過人?」蘭特問,語氣平平。

 

蒼點點頭。「……很多、很多,多到我不想去數。」她閉起眼,彷彿能回想起那些殺戮的畫面。

 

「可是你有你的理由,對吧?」蘭特環著她的脖子,安慰。他並不認為蒼是那種喜歡肆無忌憚、屠殺人類的惡魔。就算蒼以前真的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那又如何呢?說到殺人……他自己也殺過不少。除了清理妖族和魔族的門戶,有時他還得處理一些異教邪說者,或是和惡魔簽約的人。他從不覺得自己的工作很高尚,殺了無數妖魔和人類的自己根本沒資格說別人。

 

蒼睜開眼,灰銀色的淚又墜了下來。

 

 

「……那些人,是『他』派來殺我的十字軍。」

 

 

蘭特愣住,無法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儘管眼中流出淚水、儘管聲音已變得哽咽,蒼還是面無表情的說下去。

 

「我明知道他是教會的人,卻還事情不自禁的愛上他……傻傻的認為,只要他沒發現我的身分,我們就能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像童話故事那樣……」她的雙眼毫無焦距的望著前方。「直到那一天,我為了救被其它妖族圍攻的他,情急之下現出本體,他當然……也看見了。」

 

那時,他雖然口口聲聲的說……即使我是惡魔,他對我的愛依然不變。不管如何,我們都會永遠在一起。

 

但是……他的眼睛卻出賣了他的心。

 

而我,則故意忽略掉那種眼神,不斷說服自己……一切都沒事的,他還愛著我,我們能繼續過著和以前一樣的日子,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是這麼天真的認為。

 

 

最後,他還是選擇離開,而且並不打算告訴我。

 

他臨走的那一晚,我忽然感到莫名的不安。如同以往,我躺在床上,緊緊摟著他,卻怎麼也無法入睡,更不敢閉上眼睛。深怕一闔上眼,我就會永遠失去他。將我擁入懷裡,他一面撫著我的背脊,一面在我耳邊輕聲呢喃。

 

 

安心睡吧。我會一直陪著妳的,哪也不去。我答應妳……

 

 

隔天早上,等我再度睜開眼時,卻發現……他,已經離開了。

 

我不是無法理解他為什麼要離開,是根本不想理解。我繼續矇騙自己,他會回來……他會回來的。他說過,他還愛著我,他只是……忘了回家而已。

 

「直到我看見他,在廣場上向群眾吶喊、號召十字軍討伐我的同時,我內心裡僅存的希望……就這麼徹底被粉碎,徹底的抹煞掉了。」說到這,蒼已經流不出淚了。空洞的雙眼望著蘭特,神情憔悴。

 

蘭特緊摟著她,久久說不出話。好不容易,他才找回了自己說話的聲音。「妳……恨他嗎?」

 

「恨?」蒼皺起眉頭,像是不了解這個字的涵意。「我為什麼要恨?恨他離我而去?這是他應該要做的正確決定,不是嗎?」她的語氣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也令人心寒。「這些年來……我曾未恨過他。我唯一恨的是,為什麼我是惡魔?為什麼我和他不一樣!」她看著自己的雙手,一臉茫然。「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是人類的話,這一切,也許就會不一樣了。他不會離開,我們也可以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原來如此,這就是為什麼蒼想成為人類、很羨慕人類的原因吧。

 

蘭特閉起眼,想起之前蒼在醫院跟他說過的話。

 

望著自己雙手好一陣子,蒼突然冷笑一聲。

 

「我是惡魔,是那種殘酷、嗜血的邪惡怪物!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但……你以為,這是我自願、我能選擇的嗎?我多麼希望自己是人類,不是怪物……」

 

「不過,如果妳是人類,那麼在他被妖魔攻擊時,妳就沒辦法保護他了。」蘭特提醒。

 

「是啊……」蒼悲慘的笑了,眼裡泛出淚光。「說不定,我們都會死。這種結局,比起要我親手殺了他......」她頓住,湧上喉嚨的哽咽讓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別說了。」蘭特揉揉她的肩,輕聲安慰。「痛苦的話……就別再說了。」

 

聞言,蒼原本乾澀的雙眼,再度湧出熱淚。依偎在蘭特懷裡,她容許自己大哭了一場。不再是受到抑制的無聲流淚,而是悲傷的放聲痛哭,哭到聲音嘶啞、哭到發不出聲音……

 

長期下來累積的痛苦、悲傷,全都在此刻獲得釋放。

 

「這一切……並不是妳的錯。妳沒有必要扛下所有重擔,讓自己痛苦……」蘭特緩緩闔上眼睛,在蒼的耳邊低聲喃喃。

 

月光無聲的從落地窗口灑了進來。

 

他就這樣,緊緊抱住蒼。陪著她度過這漫長而悲傷的夜晚。

 

 

 

      *   *   *

 

 

今晚,我又做了相同的夢。

 

夢境內容,同樣是我無法忘記的那一天……

 

 

站在大雨中,他用力按著被利刃貫穿的肩膀。儘管如此,鮮血……依然不斷從指縫間滲出。傷痕累累、幾乎快站不住腳的他,卻還是倔強的繃緊身子,遲遲不肯倒下。

 

「蒼冥……祢還在等什麼?快點動手,殺了我……」斷裂的肋骨,使他連呼吸都很困難。

 

「我不會殺你的,你知道我下不了手。」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被聖刀所傷的傷痕佈滿全身,上頭正緩緩滲出黑色血水,四肢也有好幾處被聖光燒得焦爛。說出每一個字,都會扯痛那些傷口。

 

 

但……那又如何?這些痛,根本比不上我內心的痛楚。

 

傷我最深的……是他說過的每一句話。

 

「但是我會殺了祢!!」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吼。「結束這一切吧。我與祢……只有一個人能活……」他似乎還想說什麼,卻被湧上喉嚨的鮮血嗆住,劇烈的咳了起來。

 

這是我們……第幾次的廝殺呢?

 

我記不得了,更不想去記。

 

「古蘭德……」看著他,我心裡的疼痛又多了幾許。這一刻,我真的好想告訴他,我也想結束這一切,結束這痛苦的一切……

 

 

但不是以這種方式。

 

 

「殺、了、我!」他低吼,不願再多說什麼,心意已決。

 

「……」我沒說話。只是默默走上前,緊緊的擁住他,和他的手臂一起禁錮住。

 

他沒有掙扎,也沒用力把我推開。就這樣動也不動,像個石像般讓我摟著,眼裡多了茫然。

 

「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我輕聲的問,十指慢慢抓緊他的衣服,身體無法克制的顫抖著。「我們為什麼不能恢復以前的關係?為什麼不能像以前一樣?我好想你……好想從前的我們。你……難道不能選擇另一條路嗎?選擇另一個結局……」

 

我沒有哭,眼裡只感到一長的乾澀、疼痛。

 

隔了好一陣子,他才緩緩開口。

 

 

「我別無選擇。」

 

 

不,你有。

 

你只是……被自尊矇蔽了雙眼,所以看不見。我對你的愛,難道比不上你那無用的自尊?

 

 

我們的愛……也不過如此。

 

 

 

「古蘭德……」再次呼喊他的名子,我幾近絕望的看著他。現在,我只想再確認一件事。

 

「古蘭德,你……還愛著我嗎?」

 

他並沒有立刻回答。

 

輕輕拉起我那如水晶般、如同刀劍一樣銳利的黑色巨爪,他那暗淡的白金色雙眸定定的望著我。「蒼……」他伸手碰觸我冰冷的臉龐,輕撫著。

 

 

然後……

 

慘然一笑。

 

 

「我不配愛祢。」

 

 

我還來不及反應。他突然緊抓住我的爪子,對準自己心口,毫不猶豫的奮力一撞……

 

宛如彎刀的五指直直灌入他的胸膛,從背後穿出。

 

 

他的血……他的淚……

 

飛濺在我錯愕、慘白的臉上,慢慢滑落。

 

 

「……」努力牽動嘴角,他靠在我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後,便垂下手,眼睛緩緩閉上。那抹充滿悲傷、不捨、卻滿足的笑容……依然停留在他滿是淚水的臉上,沒有散去。

 

 

……為什麼要哭?

 

你的心情……難道也和我一樣嗎?

 

我無法理解,你為什麼要做出讓自己痛苦的決定。更無法理解……既然都下定決心了,那為什麼還要反悔?

 

 

古蘭德,我是不是……從未真正理解你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proync
  • 相信真愛能解決這些"小"問題的
    加油呀
  • 呵呵~沒錯^^
    如果兩人都是真心相愛的話~不管有多少問題都難不倒兩人的~
    真愛萬歲~~((吶喊~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0:31 回覆

  • 小咪
  • 嗚嗚嗚~~
    是悲劇愛情故事啊!~
  • 雖然前面的劇情很歡樂~
    不過這部還是有穿插到悲劇~~XDD
    ((其實本人非常愛悲劇~~><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0:33 回覆

  • 蔡易達
  • 還是比較習慣在這看欸!
    小朋友!期初考得如何阿?
    有緊張嗎?
  • 咦?真的嗎?
    那我還是繼續把文往這邊丟好了~其實我也覺得這邊看起來眼睛比較舒服((是因為字的關係嗎!?
    期初考啊.....還算不錯啦,
    因為感冒還沒好,所以唱的時候一直怕會破音><練習時也險些音滴不下去~還好這次滿成功的,但是對自己的音質有點不滿><
    考試時超緊張的啊!!大二到大四的學姐(長)和一些老師都在下面看,雖然聲音沒抖,但是我手抖超嚴重的.....還發冷咧XDD唱完之後因為太緊張而沒食慾......
    不過很開心~至少自己很順利的唱完了~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0:39 回覆

  • 梓薰
  • 嗚嗚....
    我快哭了啦~~((是已經吧??
    我是那種看文章很容易感動 但平時很無情的那一型
    不過說真的
    即使當時他們愛著對方
    不離開對方
    古蘭德也會死吧??
    到時還不是一樣....
    完了...越想越難過
    我又要哭了啦!!!!!!!!!!!((淚奔
  • 呵呵~((幫你遞面紙~))這點很像我朋友呢^^她常常因為看小說而感動到流淚~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啊!!但我是個很難引發淚線的人><所以正努力試著寫出連自己都會感動到哭的文~XD
    沒錯,~即使真心相愛.不離開對方,兩人最後還是無法在一起,命運就是如此殘酷啊,我們只能靜靜看著事情發生,卻無法改變任何事,真的很無奈><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1:02 回覆

  • AsterAndAster
  • 看來我是最鎮靜的那一個,哈
  • 嘿嘿~跟我很像呢~((來個擊掌XD
    希望我能寫出能讓自己流淚的文~XD
    其實我的心很容易被抨擊,也許是淚線壞死了吧((被踹!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1:10 回覆

  • 悄悄話
  • 蔡易達
  • 有盡力就好啦!
    那有用我說的方法嗎?哈!
    你感冒!?要保重身體噢!
  • 對啊=v= 還好沒出什麼嚴重的糗((例如破音之類的~~
    我沒用那方法耶,((因為太緊張所以忘了,對不起///orz
    不過我有用我老媽要我用的方法,(其實沒什麼用......)
    她要我想些好笑的事,讓我轉移注意力,所以我一直在想蘭特穿著圍裙,站在下的樣子......

    千年狐 於 2010/09/18 14:06 回覆

  • 悄悄話
  • maryhsu429
  • 古蘭德跟蘭特有關聯性嗎?(亂猜的

    蒼冥好像真的很愛他啊...

    寧願怪罪自己也不認為是古蘭德的錯...

    在愛情裡面每個人都是這樣子的...

    嗚啊~我不要看悲劇愛情故事啊~我要看搞笑的啦~
  • 其實古蘭德和蘭特是前世情人.....((被眾毆
    咳咳....對不起,我開玩笑的,他們其實沒關聯^^
    只是很巧,他們的名子裡都有蘭這字,~
    科科~其實我也滿喜歡寫搞笑的,只不過這不實在沒辦法從頭搞笑到尾><
    ((因為我也很愛寫悲劇~嘿嘿嘿~
    至於比較完整的搞笑類愛情故事的話~以後我來寫寫看吧XDD

    千年狐 於 2010/09/19 20:08 回覆

  • 闇夜淚棄
  • 太悲傷了啊啊...
    所所所以蘭特會跟蒼在一起嗎←扯太遠了吧
    那個古蘭德葛屁了嗎(喂
  • 蘭特跟蒼啊,哼哼哼.....((詭笑~
    當然是......接著看下去就知道啦~((被巴
    咳咳.....至於古蘭德是否已經到蘇州賣鴨蛋了...((葛屁的意思~
    我也只能說,接著看下去就知道啦!((再度被巴!!
    原諒我!!因為說出來就不好看啦><

    千年狐 於 2010/09/19 20:57 回覆

  • 藍藍妹
  • 好棒的劇情呀~~~
  • 謝謝你囉!!
    我也很喜歡這段,~
    希望不會給人有種進展太快的感覺((汗

    千年狐 於 2010/09/19 21:12 回覆

  • 藍藍妹
  • ㄏㄏㄏ
    本人很喜歡那種 ++竟展太快++了感覺呢~~~~
  • 不過其實我滿擔心別人會不喜歡進展太快的感覺呢><
    所以一直讓他們處於忽遠忽近的距離~有點像是....若即若離的意思吧??

    千年狐 於 2010/09/20 08:44 回覆

  • 闇夜淚棄
  • 中秋節快樂黑嘿
  • 也祝你中秋節快樂啊~XDD

    千年狐 於 2010/09/22 14: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