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了狄克的一手資料,蘭特才能比警方和媒體早一步得知這份消息。所以,當他抵達現場時,門口並沒有聚集一堆挖新聞的記者或警察,更別提看熱鬧的群眾了。

 

根本沒人知道,眼前這棟大樓裡不久前才剛上演一場激烈血戰。
 

與其說是血戰……倒不如說是一場單方面的大屠殺。 

從黑壓壓的大門看進去,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異狀,但一推開門……裡面,則是和外頭截然不同的景象——

 

 

地獄。 

這個形容詞,再貼切不過。 

蘭特面無表情的跨過兩具倒臥在櫃台旁的無頭屍,從他們的制服來看,應該是大樓保全。 

電燈破裂的碎片散落一地,大理石地板上血跡斑斑,還留有幾道掙扎過的血痕。

 

電梯兩旁的小型吊燈上,各掛了一顆面部血肉模糊的頭顱,像是裝置藝術般。死灰色、垂在臉上的眼珠盯著蘭特看,彷彿隨時都會掉下來。

 

「……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蘭特自言自語,按下電梯鍵。

  

 

登!!

 

上頭印有血掌印的電梯門緩緩打開,濃烈的血腥味頓時撲鼻而來。

 一個被開膛剖腹的婦人捧著自己的心臟,背部貼著破碎的鏡子,癱坐在電梯角落。白森森的肋骨全部外翻、折盡。胸口和內臟一同被利刃攪的一蹋糊塗,暗紅色的肉碎濺在四處。雙眼被剜出,破碎的臉上只剩下兩個血紅色的窟窿。

 與那具屍體對望了一會兒,蘭特沒多說什麼,只是皺皺鼻子,面不改色的走進電梯。

 

他終究不想爬十三層樓梯。

 按下「十三」,電梯門慢慢關上。

 狹小的空間裡……一個死人、一個活人,又對望了一段時間。

 這沉默、詭異對峙沒有持續很久。電梯上升的速度很快,樓層的數字也越爬越高,沒多久……

 

 登!!

 電梯到了十三樓。

 走出電梯後,蘭特過回頭,淡淡的看了屍體最後一眼。

 

 「希望妳下輩子運氣好一點。」在電梯門關上的最後一刻,留下這句話。

 沒有多餘的同情、憐憫,更沒為這倒楣的婦人默哀。蘭特很清楚,這女人並不是大樓裡死狀最慘的一個。大廈裡,能僥倖躲過這場圖殺的人……

 

 零。

 跨上最後一層階梯。蘭特沿著地上兩道拖行屍體的血跡,來到頂樓。不意外的,水塔旁堆了幾俱零零碎碎的屍首,胸口一樣都被挖了個大洞。斷裂的手腳分別被扔在不遠處。從支離破碎的傷口來看,應該是直接從身體上撕扯下來的。

 水泥地上,被用鮮血塗抹了一行暗紅色的大字——

 

Fuck you!!Crusade

 

鄙視意味十足,還大剌剌的在底下畫了夜狼族的家徽,和一排略微模糊的地址。如此幼稚的挑釁手法……卻也很成功的激怒了他。

 

 是在針對我……對吧?

 抿抿嘴唇,蘭特的左拳慢慢握緊,怒笑。

 此時,放在口袋裡的手機又響了。拿出手機,蘭特瞇眼看著來電顯示。

 

 是神吾。

 按下通話鍵,蘭特還沒開口說半個字,神吾劈頭就說。

 「蘭特,狄克已經把事情告訴我了,也大概猜到你心裡在想什麼……總之,我不准你在胡搞下去了。很明顯……這是陷阱!要是你真的單槍匹馬的殺過去,鐵定……」

 「神吾。」冷冷的,蘭特打斷神吾,一邊從口袋裡掏出煙,放在嘴裡,點燃。「我很清楚這是陷阱,是個想誘出我的圈套。但……你應該很了解,我的個性吧?」他看向遠方,呼出一口菸。

 

 「我這個人啊,做事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即使是陷阱,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從正面殺進去。哪怕是走最短最危險的捷徑……這才像我的作風。」

 

 「蘭特你……」

 

語畢,便掛掉電話。

 關上手機電源後,蘭特重重的嘆了口氣。神吾他……現在八成氣的對著手機狂飆髒話吧?

 他想著,一面用鞋子將地面上的地址抹的模糊一片。

 

 ——不要太勉強自己。

 忽然之間,蒼的聲音彷彿迴盪在耳際,微弱……卻很清晰。蘭特停下動作,站在原地好一陣子。腦子裡不斷重複著蒼說過的話……以及她那充滿擔憂、複雜的神情。

 「別擔心,不會有事的……」蘭特閉起眼,低聲喃喃。握著胸口的鍊子,他輕吻了一下十字架。

 

 

      *   *   *

 

 下了計程車,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間大型廢棄造船。屬於城市最角落,這裡幾乎快被人們遺忘,只有朦朧的月記得……這裡是「黑暗」的聚集地。

 冷冷清清、沒有半個人,四周的氣氛異常死寂。

 「這位大哥,你沒事跑來這陰森的地方做什麼啊?該不會是要搞什麼私下交易吧?」司機靠著車窗,半開玩笑的問,嘴裡不停嚼著口香糖。

 「多管閒事。」蘭特收起零錢,向他翻了個白眼。

 司機嘿嘿的笑著,一邊打開車頭燈。探頭望了望四周,夜晚的冷風颼颼吹過,加上陰森詭異的氣氛,令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不過啊,這裡真的很荒涼,黑漆漆的……連個鬼影子都沒瞧見。你會不會被耍啦?」實在不敢相信有人會約在這種鬼地方,就連黑道老大,也沒膽子在這私下交易吧?

 

 沒有任何擔憂的神情,蘭特一如往常,閒適的拿出打火機點菸。

 

 啪嚓!啪嚓!

 

「我朋友馬上就到了,何況……」他晃了晃胸前的十字架。「天父與我同在。」

 司機聳聳肩,懶得在說些什麼。反正,想在這等死的人不是自己。比了個祝好運的手勢後,他便慢慢搖上車窗。

 望著離去的計程車,蘭特抿著嘴裡的煙。

 

 空氣中,飄著Black Devil獨有的淡淡甜味。

 

 

      *   *   *

 

 

穿越長廊,來到造船廠的內部空地。

 和外頭一樣,沒有燈光,只有月光,灑在佈滿塵埃、碎玻璃的水泥地上,以及廢棄、生鏽的鋼骨結構上。

 陰暗處,好幾雙綠幽幽的狼眼正悄悄窺視著蘭特,數量多得驚人。

 不同以往,那些狼人顯的較為安分,沒有全部圍上前來嘶吼咆哮,只是隱蔽氣息、靜靜伏在黑暗中,不知在等待什麼,也許……牠們已經擬定好所有策略了吧?

 

蘭特抽著菸。

 其實,早在他一踏出計程車時,就意識到廢船廠的裡裡外外都埋伏了眾多狼群,各各按兵不動的躲在黑暗處。那個司機會感到毛骨悚然……也是因為感受到狼群的氣息。眼睛無法捕捉牠們的身影,但人類還是能靠準確的第六感來察覺。

 

 「嘻嘻嘻……」

 

忽然,一連串尖細詭異的笑聲迴盪在空氣中,劃破原本的死寂。

 

「哼。就和老大說的一樣,你果然是那種『看到陷阱就往裡跳』的笨蛋啊。」

 狼群裡,走出一個神色慵懶、有著一頭凌亂金髮的男子。輕輕啃咬自己的手指,他瞇著眼,嘲弄似的勾起嘴角,雙眸裡閃動著妖異的綠色光芒。

 

「怎麼樣?喜不喜歡我給你的留言啊?十字軍總隊長……辛克森.蘭特。」

 

蘭特挑起一邊眉,看著男子,雙手還插在口袋。「那個既幼稚又沒腦袋的留言,是你寫的?」

 聞言,男子像是在思考什麼般停頓了幾秒。接著,慢慢咧開嘴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錯!是我用血在地上留下地址,整棟大廈的人也是我,夜嵐殺的!」無法克制般,他摀住臉,仰頭瘋狂大笑起來。「有沒有看到……我留在門口、電梯裡面的那些藝術啊?還有那些散落在四周的屍塊……很美、很美對不對?!」。

 雙手緊緊抱住胸,他興奮得渾身顫抖,佈滿血絲的綠色雙眸裡盡是瘋狂與自我陶醉。

 「你能想像……你能想像那種美好嗎?當我撕裂他們胸膛、一一扳出肋骨時,新鮮血液噴出、灑上臉頰的瞬間!骨頭碎裂、折盡的聲響……那種感覺……真棒啊!還有,當我把手伸入,慢慢絞爛他們內臟的同時……垂死的哀喘、頻臨崩潰的慘嚎!真是……悅耳啊!」食指陷入雙臂,他完全沉浸於自己瘋狂的幻想中。

 

 ……最近怎麼老是遇到瘋子?

 蘭特在心裡抱怨,重重嘆口氣,一邊丟掉剩下的菸蒂。「要開打的話就放馬過來,別在那囉哩叭嗦的……」他忍不住幫夜嵐的長篇大論做個結尾,一臉不耐煩。瘋子就是不乾脆,總是要胡言亂語的說堆屁話才甘心。

 四周的狼人,似乎對蘭特這番話感到十分不滿,一一露出獠牙發出隆隆低吠。夜嵐道是沒生氣,反而笑得更瘋了。

 「哈哈哈……有趣有、趣啊!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不怕死的傢伙。」回頭望向狼群,他嘻皮笑臉的大聲宣布。「各位弟兄別插手,對付他,我一個人就夠了……啦。」

 

 唰!!

 毫無預警,夜嵐突然爆衝出去。宛如瞬間移動般,消失在蘭特面前。只剩下破碎的衣屑散落在空中。

 「記清楚,我可是被稱為『狂狼』的夜嵐!」

 正上方,一頭沙黃色、尾端帶金的巨狼從空中落下,齜牙咧嘴撲了過來。

 夜嵐並不是消失。而是以驚人的速度翻上鋼筋,在往下俯衝的同時變成狼人,整個過程不超過十秒,快的不可思議。只見他雙眼一瞇,宛如十把彎刀的狼爪迎面逼近……

 

但蘭特也不是沒有準備。

 「狂個屁,只是條瘋狗罷了。」左手伸往腰際,抽出藍波刀,右腳往後跨一步。

 

 兩人瞬間交錯!

 

 「鏘!!」雙爪與刀子碰觸,磨擦出刺耳的聲響以及陣陣火花。

 「你這瘋狗……不簡單啊。」蘭特回頭,嘖嘖兩聲。甩動刀子,銀色的刀鋒發出獵獵光芒。

 「嘻嘻,彼此彼此!」夜嵐弓著身子低伏在地,舌頭舔舔前爪……

 「再來!!」牠亢奮大吼。大腿肌肉緊繃,身子再度像彈簧般射出,殺氣騰騰。這回,伴隨著一股強大壓力,雙爪微微彎曲,狠狠搗向蘭特心口!

 蘭特也不慌張,只是將刀子抵在心口前。雙膝一彎,抵住襲來的狼爪,再轉動刀子,順勢往旁邊一側!

 刀鋒隔開狼爪,一下子就到了夜嵐肩頭。

 

 鮮血濺出!

 

「哇哈哈哈……有你的,真不愧是十字軍總隊長啊。」夜嵐狂喜,舌頭舔著漸到臉頰上的血珠,眼裡嗜殺的慾望更甚。沒有多餘的時間休息,牠甩甩頭,回過身,再度撲向蘭特。

 肩頭被幹了一刀,牠並沒露出驚訝或痛苦的神情,而是繼續揮動狼爪追擊。攻擊、力道絲毫沒有減弱。

 瘋子該不會沒有感覺神經吧?都不怕痛的……

 蘭特咕噥,刀子揮砍的動作沒有停過,金屬與爪子的碰撞聲持續不斷。

 

「怎麼?你只懂得如何閃躲嗎?!」夜嵐高聲問道,揮舞爪子的弧度變大,追擊。

 「當然不。」刀子一擋,蘭特揮開險些劃過臉頰的爪子,怒笑。右手掏出上膛已久的手槍,沙漠之鷹。

 不是找不到機會掏槍,而是為了不讓右手有太大負擔。剛剛完全是用左手抵擋攻擊,右手只是些微的輔助刀身,畢竟他不想扯動傷口。但是現在……

 

 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跟頭瘋狗耗掉太多時間,實在不值得啊……

 蘭特迅速轉過身,刀鋒再次撥開狼爪,往夜嵐的胸口橫掃而去。夜嵐縮頭,立刻呈現趴下的姿勢,胸口貼地,低伏躲過藍波刀。

 

不過,一切都在蘭特預料之中。

 

右腳奮力一抬,直接命中夜嵐的下巴,力道重的使牠高高仰起頭,不知有沒有扭到脖子。

 「還沒完。」蘭特低語。緊接著又是很狠一腳!

 夜嵐前腳離地,巨大的身體幾乎被踢飛起來。

 

「混蛋……」牠終於變了臉色,兩眼瞪著對準自己的槍管,瞳孔驟然緊縮……

  

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sterAndAster
  • 這些瘋子還真是噁心。

    耶,很久沒有新增了哦,太久了,反而害我接不上劇情,第一眼看就撞見瘋子 ,怪恐怖的呢~

    快快,下一篇~ :)

  • 嗚阿><抱歉~~我這篇明明說好上禮拜要扔出來的,結果被我又拖了一個禮拜....

    我去面壁了QQ...........

    謝謝你囉~我會努力把-03打出來的XD

    哈哈哈,因為有一陣子我突然想寫寫看瘋子~所以就忍不住寫出這個角色了XD希望有把感覺寫出來~

    千年狐 於 2011/01/30 12:13 回覆

  • 1.2
  • 恩....
  • =)

    千年狐 於 2011/01/30 12:09 回覆

  • 1.2
  • 小地方還是要多注意,會比較細膩
  • 好滴~~
    謝謝爺爺囉
    我太久沒寫小說,搞得我語句都怪怪的,每次都有接不起來感覺((哭

    千年狐 於 2011/01/30 12:09 回覆

  • 小不
  • 小乖 快點 我全部都看完了 從開始到現在這張別掉我胃口!!
  • 突然有種壓力又變大的感覺.........((逃/(Q口Q)/

    因為某人的關西,一直從我腦袋裡跑出來亂,害我沒辦法專心><

    所以啦,也許下一章出現的時間為2012年.....((不要打我,我盡量XD

    千年狐 於 2011/01/30 12:17 回覆

  • 梓薰
  • 喔喔~
    出了出了
    我有找到錯字((興奮(((個屁
    "像"彈簧般射出
    蘭特久違的大展身手!?
    前陣子他被拋棄了呀((咦
  • 哈哈哈~謝謝你囉=v=

    我一個人真的沒辦法找到全部的錯字((眼殘太嚴重......><

    我立刻改正~(^口^)>

    前陣子我把蘭特丟進垃圾桶了= =+((喂!!

    結果因為心須於是又撿回來~現在只好牽著他的手,讓故事繼續進行下去啦XD

    千年狐 於 2011/01/30 20:5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