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裡叼著一根還未點著的煙,他站在頂樓。

無視於那群圍在四周的巨大狼人,他一面悠閒的欣賞夜空,一面掏出打火機。

 

今晚的天空......好暗。

 

沒有明亮的月,也沒有閃爍的星星,整片天空黑漆漆的。

 

......給人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無奈的嘆口氣,大拇指撥弄著打火機的開關。

 

啪嚓!啪嚓!

.......?奇怪了......

 

皺起眉,他輕輕的晃了晃沒反應的打火機,不死心的又試了幾次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依然,一點反應也沒

 

......不會吧?瓦斯用完了?

 

瞪著手上那台似乎已經歸西了的打火機,他再度嘆了口氣。

 

果然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看吧!這就是個不好的開始。

 

隨手扔掉打火機,他抬起頭,銀色的雙眸望著那群在一旁蠢蠢欲動的野獸。

 

「呃......有打火機的,借一下吧?」他搔搔頭,一臉的不好意思。

 

周遭的狼人們,全都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有的還竊竊私語起來。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不是普通的白目。

 

面對四十幾頭狼人,這小子竟然沒有絲毫畏懼,望著天空發呆也就算了......現在居然借起打火機來了?真搞不懂他是太缺乏危機意識還是腦袋有洞.....

 

「拜託啦。借我點根菸就好......」他雙手合十的請求,看起來格外欠打。

 

「喂!小子。耍白痴也要有個限度啊!你到底是誰?來這有什麼目的?」其中一頭灰色狼人憤怒的咆哮,很顯然是看不下去了。

 

開什麼玩笑?!堂堂的「夜狼」一族,豈能被這種來路不明的瘋子看扁?

 

「......」他瞅著那頭正在示威的狼人,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微微的瞇起眼。.

 

「怎麼?沒看過狼人啊?」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灰狼不滿的低吼,深綠色的狼眼露出殺意。

 

「......你有打火機嗎?」他很期待。

 

「混帳!!」灰狼怒吼,巨大的雙爪猛然揮下。其餘的狼人們,也都各各弓起身子,兇猛的撲上前去。

 

「......看來,是借不到了。」他苦笑。

 

伸向腰際,他從容的掏出兩把ED(沙漠之鷹)手槍,上膛。

雙眼冷冽瞇起。

 

 

板機扣下。

 

 

 

      *     *     *

 

 

 

收起槍

他冷冷的掃視了一下滿地昏死的狼人,眉頭略微蹙起。

 

那頭被稱為「夜王」的老大,似乎不在啊……耗了這麼久,看來自己又白忙了一場

 

「……混蛋。」他低聲的罵著。

 

脫掉染血的上衣,一道深的見骨、還在冒血的巨大傷痕裸露出來。他吃痛的按著受傷的左肩,自嘲似的笑了出來。

 

一次挑戰四十頭狼人,果然還是太勉強……尤其是面對這些自稱為「夜狼」的狼人,實在不應該輕敵啊……

 

只是稍微鬆懈了幾秒,左肩就差點被整個消掉,那群野獸還真不是蓋的。原本以為牠門只會沒頭沒腦的搞群體圍毆,沒想到這只是個障眼法。表面上是毫無章法可言的同步進攻......事實上,則是在背後偷偷搞了什麼ABC戰術,偶爾還會變換一下隊形.......哼,還滿會想的。

 

他咬了咬嘴裡癟掉的香菸,冷笑。

 

「......我說蘭特,這麼冷的天氣,你好歹也加件衣服吧?只穿個弔嘎跟皮褲在頂樓吹風,未免太猛了吧?」

 

不知何時,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出現在他的身後。看上去,男子是名道地的日本人,卻說了一口流利的英語,完全沒有日本人說英語時獨有的詭異腔調。

 

「我剛作完激烈運動。」他指了指地上的狼人,滿不在乎的將上衣綁在腰際。

 

「是喔......作運動作的整個肩膀在飆血,你還真厲害......馬的把傷口處理一下好不好?淨說些鬼話......」男子不悅的瞪著蘭特,一面扔了個小紙盒給他。

 

「什麼東西啊?該不會是什麼祖傳的神奇藥膏吧?」微微皺起眉,蘭特看了一眼合面。

 

╴急救辦創貼(透氣型)╴

 

「......神吾。」蘭特的眼角抽畜了一下。「你給我OK繃幹嘛!?」

 

「止血啊。」神吾理所當然的回答。「身為你的摯友,總不能看著你失血過多而死吧?我身上只有這東西能勉強拿來止血......啊,還有痠痛貼布,不過是撕下來會很痛的那一種,你要嗎?」

 

「......沒有繃帶之類的?」蘭特無力的問。

 

「你當我是藥局?有ok繃和貼布就不錯了,哪來的繃帶?快點止血吧。」神吾將痠痛貼布的了過去。

 

蘭特朝他翻了個大白眼。

一般人身上會隨時帶著這些東西嗎?既然連痠痛貼布和ok繃都有了,為什麼就是沒繃帶?偏偏左肩上的傷還在冒血,止也止不住,又不能放著不管。只好將就點吧......

 

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搶過貼布,撕開後朝傷口啪的一聲用力貼上,足足貼了三大塊。

 

最簡潔有力的作法......也是最蠢的作法。

 

「......你好歹用個ok繃墊底吧,這樣撕的下來嗎?」見蘭特在那胡搞瞎搞,神吾忍不住皺起眉頭,嘖嘖。

 

實在無法想像他要如何把那東西從肩上撕下來......嘖嘖,一定很痛。

 

「那樣很麻煩,反正我回去後還會在處理,先止血就好。」蘭特抿著唇,不曉得在不爽什麼。

 

看著那根還為點著,卻快要被蘭特嚼爛的香菸,神吾無奈的笑了。

 

「好了啦!都幾十歲的人了,還鬧什麼脾氣?」他又扔了個小東西給蘭特。「喏!拿去,這東西不用還我了,ok繃也是,這樣滿意了吧?」

 

「誰稀罕你的ok繃?我根本......」接過神吾扔過來的小禮物,蘭特的眼睛為之一亮。「打火機!!」他大聲歡呼,像個剛收到聖誕禮物的小鬼一樣興奮,迫不及待的猛壓開關。

 

呼╴

用力吸口菸,蘭特一臉滿足的瞇起眼。

「神吾,我真的超感激你......」張開雙臂,他準備給神吾一個大擁抱。

 

「行了行了,我光聞到你身上的菸味就快吐了,別靠過來!」神吾摀著鼻子閃躲。「話說回來,你沒事跑來東京幹嘛?不會是來觀光的吧?先說好,我最近很忙,要找導遊的話自己想辦法......」

 

「教皇有扔了個棘手的任務給我,我是來向夜王問情報的。」打斷神吾,蘭特很簡潔的說明。

 

「問情報?」神吾提高語調,完全不信。「哪裡情報不好問?跑到夜狼族的地盤上耍白痴也就算了,還把人家的小的打的半死不活,你這根本是挑釁。我看過不了幾天,夜王牠老人家就會親自找上門來了,到時候我可罩不了你,自己想辦法應付那怪物吧。」

 

......受不了這個白癡,他又不是不知道,夜王的報復心強到哭爸,「有仇必報」正是牠老人家的座右銘。光是不小心碰掉牠一根狼毛,牠就可以計較個沒完,更別提那個剿牠的地盤剿得很開心的蘭特........

 

距今五百多年,天界與魔界為了領土問題而產生了許多磨擦與衝突,最後演變成一場激烈的戰爭,世人們都把這場大戰稱為「天魔之戰」。當時,眾妖魔們為了對抗天界,而各自聚集成好幾個不同種族的幫派。有的加入了魔界大軍,有的則聯合了其他幫派,形成了另一股足以抵抗天軍(天界大軍)的勢力。

 

唯獨狼人一族。

牠們並沒有成立什麼幫派組織,也沒有加入任何團隊。

 

牠們只會單打獨鬥。

狼人原本就是一種喜歡獨來獨往的孤僻種族,牠們不了解團隊合作的意義,更不懂得打團體仗。正因如此,當天魔之戰開打時,這些勢單力薄又無依無靠的狼族,則變成了天軍們大力屠殺的對象。

 

就在戰爭到達高峰,狼族也快被屠殺帶盡時......

一頭雪白色的狼人,率領著三百個狼族戰士迎擊天界的三萬大軍。出乎意料的,牠們不僅打贏了這場苦戰,死傷人數共是控制在六十以下,幾乎可說是大獲全勝。

 

這群戰士通稱自己為「夜狼」,而那頭雪白君王,則被其他狼族尊稱為╴「夜王」。

牠不僅帶動了整個狼族的氣勢,更替狼族在魔界大戰中闖出一片天。對狼族而言,那個在戰場上,總是一面殺敵、一面發號施令的夜王,是最偉大的領袖,同時也是最令狼族們敬佩的英雄。

 

天魔大戰後,整個魔界劃分成好幾個幫派勢力。其中,是力最強、領土最廣的幫派,正是「夜狼」。

 

但是,擁有強烈企圖心的夜王並未感到滿足

為了擴充「夜狼」的領地,牠帶領著少許狼族前往凡界(人間)。很快的,「夜狼」便成為凡界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黑暗勢力,「夜王」的名號更是響遍全世界。

「你真的不怕夜王?」挑起一邊眉,神吾扁眼看著那個正在掏耳朵,一副事不關己的蘭特。

 

「你以為我願意?」蘭特回瞪神吾一眼。「不這樣做,我根本找不到夜王,教皇現在又急著要我把任務完成,我只好去剿牠的地盤,希望可以引出牠......你知道的,夜狼一族的地盤幾乎遍佈全球,每個城市角落都有牠們一兩個地盤,更別提牠們的情報網了。所以我想......一兩個情報應該難不倒夜王吧?」他聳聳肩。

 

「......教皇到底扔了什麼任務給你?需要這麼大費周章嗎?隨便抓個路邊的妖魔問問不就得了?」神吾問。

 

蘭特丟掉菸屁股,點起第二根菸。

「教皇要我找一頭化成人型的惡魔。」

 

「惡魔?」神吾蹙眉。「都什麼時代了,還在搞獵捕惡魔那一套?不只是惡魔,現在街上到處都有妖異再趴趴走,我們早就習慣了。難不成那傢伙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我哪知?」蘭特又聳聳肩。「教皇那老頭只顧著強調那傢伙有多危險、多殘暴,要是不除掉牠世界就會毀滅的屁話。結果呢?那老頭竟然要我自己調查情報,能參考的文獻簡直少得可憐......根本是存心找碴。」他抿著菸,一肚子賭爛。

 

「他沒給你惡魔的特徵?」神吾摸摸下巴,斜靠著水塔。

 

「他只給我看了一幅關於那傢伙的畫像。」蘭特吸口菸。回想起來,那幅畫還真令人不舒服。

 

「......只有那幅畫?那文獻呢?」

「教皇說文獻有太多疑點要查證,所以那些等於是作費的資料。至於情報.......只指出那傢伙『有可能』在東京,位置還不能百分之百確定。」

 

......

「太誇張了吧?這樣你要怎麼找『人』?靠那幅畫?」神吾瞪大眼。

 

蘭特兩手一攤,臉上充滿無奈。

 

......所以才有要找夜王的必要啊

「不能推掉這次任務嗎?」神吾想了想,建議。

「沒辦法啊.......」蘭特扶著前額,頭痛的說。「我來就沒有接這任務的打算,是教皇那老頭硬要我接的。他還說,如果不接這次任務,我以後的薪水就要被砍半啊......」

 

......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為什麼那老頭總是塞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任務給我?吃力不討好也就算了......這個任務,根本就是一場鬧劇。

 

「唉。身為十字軍的隊長,你應該老早就有『即使任務很雞巴,但還是要硬著頭皮幹完它』的覺悟吧?我也不是沒勸過你,要你跟我一起退出十字軍,但你就是死也不肯走,現在還能怪誰?」神吾沒好氣的說。

 

當初,神吾因為跟教皇起了衝突,所以憤而退出十字軍。臨走前,他還苦口婆心的勸著他為一的摯友蘭特,要他跟自己一起離開,但蘭特卻說什麼也不答應。問他原因,卻不欲多說,只是默默的目送神吾離開。

 

看著至今依然沉默不語的蘭特,神吾也沒多說甚麼,只能苦笑。

 

.......我真的是越來越不懂你了。

翻了翻口袋,神吾掏出了一張黑色名片,遞給蘭特。

 

「好啦。你就別再為那雞巴任務操心了,偶爾給自己一個喘口氣的機會吧。」他拍拍蘭特的肩,語重心長的說道。

 

蘭特狐疑的看著卡片,漆黑的卡面上漸漸浮出一排銀白色的英文字......

 

—Lovely Dream—

 

「......這是哪家有名的夜店嗎?」蘭特翻轉卡片,卡片的背後也漸漸浮出了地址和營業時間。

 

「夜店你個頭......那是一餐廳。」神吾賞了蘭特一個白眼。「有像丹堤,不管是要用餐還是純喝咖啡都行,現場還有歌手在台上駐唱,整體說來......還算不錯啦。不過裡頭的客人大多都不是人類,你說不定也能在那兒問到一些情報......」

 

.......一間充滿千妖百怪的餐廳?

「我會被那家店的老闆轟出去吧?」蘭特扁眼。

 

「放心吧,雖然人類在那算是少數族群,但那些妖怪絕不會無聊到跑來找你麻煩。應該說......連『夜狼』都沒那個膽子敢在那惹事生非吧?畢竟那家店的老闆並不是個好惹的對象......」神吾笑笑,轉身準備離去。

 

蘭特回過頭,瞇眼看著他。

 

「......你在暗示什麼嗎?」

要我去那問情報兼避難就直說嘛。何必拐彎抹角的?

 

「哈。也沒什麼啦,我只是希望你別再自己亂搞一通了。再見啦!親愛的蘭特隊長,願天父與你同在。」神吾大笑。

 

只見他像後揮了揮手,四周掀起了一陣強風,他便瀟灑的消失於旋風中。

 

......嗤。多管閒事的傢伙......我現在可還沒弱到需要人保護的地步。

 

點起第三根菸,蘭特低頭看著手中的卡片,嘴角微微上揚。

 

Lovely Dream啊......

 

說不定,那裡會是個有趣的地方.......

 

                                                                 前往第一章-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閒
  • 原來是新開的blog喔!!
    那我當第一個迴響吧。

    這篇雖然錯別字很多,但整體架構完整,故事性很多看頭,讓人多有聯想喔!
  • 哈哈沒錯!!我是Blog新手><我朋友看的時候也嫌我錯字很多(手稿)通常是因為打太快不然就是我眼殘沒發現錯字,請見諒><

    千年狐 於 2010/06/30 10:10 回覆

  • kate4109
  • 寫的不錯唷!

    不過傷口貼貼布......一般酸痛藥布上面不都有薄荷什麼的(貼上去會"透心涼"吧?
  • 涼到骨子裡的啦~而且撕下來爆痛(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啊!)
    謝謝你的留言喔!!

    千年狐 於 2010/07/12 12:05 回覆

  • rebecca2432
  • 格外!你打成個外了!
    有錯字!!((巴飛(謎:你專程來抓錯字的嗎)

    好複雜耶看不太懂
    不過挺有趣的感覺
  • 謝謝你幫我抓錯字^^
    我眼殘很嚴重,常常會漏掉錯字~l
    咦咦?會複雜嗎??在哪方面呢??
    我可以解釋給你聽~~
    謝謝你來捧場喔!!

    千年狐 於 2010/07/30 19:07 回覆

  • 阿B
  • 唔......
    很古龍的戰鬥寫法......
    很簡潔,

    感覺是個喜歡對話甚過互毆的作者~
  • 開頭的確對話很多!!一直到第五章開始才出現打鬥畫面(汗)
    其實對話多這點一直是我寫小說的弊病><
    正在努力回改><(還有努力改錯字><)
    請多見諒囉~XD

    千年狐 於 2010/08/17 13:21 回覆

  • 阿B
  • 沒關係啊~!
    用妳喜歡的方式寫就很好,套句某人說過的話,
    散文跟小說的分野就在於,

    「小說有對話......」
  • 原來如此~
    我懂囉!!
    謝謝你囉!!^^

    千年狐 於 2010/08/18 14:47 回覆

  • Oyster Bill
  • 喔喔喔!有野狼耶!
    超酷的!
    話說這個故事的結構好像很大耶~
    好好玩喔~
  • 其實我很喜歡狼人=v=也很喜歡普通的野狼~
    所以小說裡常常會冒出狼人這種生物~

    科科~真的有點大><目前預計要寫三或四集,
    (其實手稿只完成第一集.....)真怕寫不完><
    希望你會喜歡這部小說~

    千年狐 於 2010/08/18 20:39 回覆

  • 四絃
  • 還蠻好看的,後續咧?
  • 謝謝囉~
    其它的在奇幻愛情的資料夾裡~
    (他的顏色非常不顯眼,orz不好意思><)

    千年狐 於 2010/08/18 20:45 回覆

  • 四絃
  • 呵呵~留言完之後就看見了,我真是鬼遮眼,已經快要看完了呢^^
  • 其實我之前也有點找不到(汗)
    畢竟顏色真的太不顯眼了><
    所以趕緊換了版面~

    千年狐 於 2010/08/18 20:52 回覆

  • 小咪
  • 小咪連進來了
    這是狼人的故事啊?~
  • 謝謝妳^^
    不過狼人不是主角喔~~(雖然會冒出很多隻......)
    剛辦好部落格軌道,可是不太會用(看過說明還是一樣.....是因為我太笨了嗎Q~Q)
    謝謝你的來訪XDD

    千年狐 於 2010/08/22 15:41 回覆

  • 拿菜刀的死神
  • 蘭特真的很屌但真的腦弱道有剩。
    我以為他會拿OK蹦,沒想到= =
    他居然會想不開。
  • 唉啊,其實我覺得說他腦袋有洞也滿貼切的.....(自己也這麼認為)
    不過,雖然腦袋有洞,他有時還是會耍些小伎倆~
    也算有些小聰明啦!XD

    千年狐 於 2010/08/25 22:31 回覆

  • NS H
  • 男主角很帥呢~嘶,不過菸癮很重

    節奏也很輕快,搭上現在的歌曲,很不賴

  • 因為他的師父菸癮也很重,所以對他造成不良影響XDD
    他從十四歲就開始抽菸了呢((為他捏把冷汗

    謝謝妳囉~^^

    千年狐 於 2010/09/06 21:34 回覆

  • 梓薰
  • 好看!
    嗯嗯...男主角好帥啊.....((犯花痴中
    狼人!?可愛嗎??((誤
  • 謝謝囉^^
    科科~帥嗎!我也愛上他了....((被踹!!
    其實我一直覺得狼人是種很可愛的生物~
    毛茸茸的~應該很好摸吧^^

    千年狐 於 2010/09/17 13:34 回覆

  • 柳爺子
  • 蘭特讓我感覺好像銀魂裡面的阿銀XD

    頗有惡搞的味道~

    神吾給蘭特酸痛貼布那邊我笑了XDDD
    也太白目了
    不過我喜歡XD
  • 呵呵~謝囉~
    我特別喜歡欺負蘭特= =+
    雖然他站在重要男主角的位子上,,但還是想盡辦法欺負他........((喂1?

    千年狐 於 2011/04/15 2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