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間不起眼的小型餐廳

 

一片透明的玻璃牆面隔絕了外頭昏暗的小巷,裡頭彷彿是另一個世界。

大理石雕花的桌椅、白色的天花板和牆壁、以及水晶吊燈,整間餐廳給人有種明亮的感覺。

 

玻璃大門上,掛了個木製小招牌,上頭刻了一排不太明顯的英文字。

 

—Lovely Dream— 

 

蘭特一面欣賞著Lovely Dream 的裝潢,一面啜了口黑咖啡。

 

這裡......的確是個好地方。

 

不僅裝潢華麗典雅,連咖啡都很好喝,餐點的價格也不算太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那個站在台上的男駐唱未免也唱得太爛了吧?!

 

一首好好的小情歌,被他唱得像是在送葬。每唱完一句,他的key還會莫名其妙的升高三度。

 

五音不全也就算了......

 

更糟的是......一唱到搖滾樂曲時,他便開始興奮的抓緊麥克風嘶吼,把自己幻想成是Linkin Park的主唱。完全沒有節奏可言,電吉他效果器開很大,Solo更是亂彈一通。

 

太糟了......真的太糟了......

 

「幹......」蘭特摀著耳朵大罵。

 

他媽的耳膜快破啦......這小子已經吵了將近二十分鐘了,他的喉嚨難道不痛嗎?!

 

瞪著站在台上奮力嘶吼的男駐唱,蘭特實在想不透......

這種侮辱音樂的敗類到底是怎麼選上駐唱的?為什麼沒人制止他?!

 

又過了十分鐘後,蘭特終於忍無可忍的站起身,一臉堵爛的走向櫃台。

 

櫃台中,坐著一個分不出是哪種種族的女服務生。

 

水藍色的髮長到腰際、燦金色的雙眸微微瞇起。

 

「買單嗎?」她親切的問。

 

「......能不能請他閉嘴?」強忍著怒意,額上爆出青筋的蘭特忿忿指著台上的男駐唱。

 

沒有露出任何尷尬或不悅的表情。

 

女服務生只是笑了笑。

 

「抱歉,請再忍耐五分鐘。」她輕聲的說。

 

「五分鐘!?再過五分鐘我就要直接進醫院啦!現在立刻制止那個噪音男!!」蘭特大吼,但他的聲音卻被男駐唱排山倒海的嘶吼吞噬了。

 

令人不解的,女服務生依然保持微笑,說出跟剛剛相同的話。

 

「抱歉,請再忍耐五分鐘。」

 

......

無言的看著女服務生,蘭特覺得自己在跟聾子說話。

 

五分鐘?五分鐘後會怎樣?難不成那個該死的噪音男會當場暴斃嗎?!還是在過五分鐘後要進行「海扁駐唱」的活動?!

 

 沒好氣的白了女服務生一眼,蘭特深深嘆了口氣。

 

算了......就再忍個五分鐘吧。

 

反正都熬過一段時間了,為了情報,一切都是為了情報......

 

回到坐位上,蘭特瞪著還在高聲嘶吼的男駐唱,再度嘆了口氣。

 

 早知道就不要把位子選在離駐唱最近的地方了......根本是自作自受。

 

無聊的觀望四周,他發現一件奇特的事......

 

幾乎沒有一個客「人」在意那足以震破玻璃的噪音。聊天的聊天,翻雜誌的翻雜誌,每個人都悠閒的做自己的事,完全忽略掉那個在台上自High的男駐唱。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這種像是核子彈爆破的噪音,應該不是一般的耳塞所能抵擋的吧?

還是妖怪們的耳膜都特別厚?

 

蘭特胡思亂想著。

 

五分鐘後......

 

噪音男終於飆完他今天的最後一首歌。依依不捨的放下麥克風,他拔連結電吉他的導線準備下台。

 

當蘭特正在慶幸自己的耳膜沒有破掉時......

 

一個背著木吉他的女人,優雅的走上表演台。

 

她穿著白色牛仔長褲、黑色亮皮外套、裡頭內搭一件黑色襯衫。耳上吊了六個銀環,隨著腳步聲清脆的響著。

 

......!又來了一個!?

 

望著女人,蘭特有點想哭。

 

上一個駐唱是個侮辱音樂的敗類,至於這個剛來的女駐唱......

 

蘭特完全不抱有任何期望。

 

「辛苦了。」女人放下吉他,鼓勵似的拍拍男駐唱的肩。

 

「嘻嘻......蒼姊,我唱得還不錯吧?」男駐唱不好意思的搔著頭。

 

「是進不了不少。接下來......就看我的囉?」女人淡淡的微笑,一手接過麥克風。

 

男駐唱恭敬的點了點頭後,立刻扛起自己的電吉他跑下舞臺

 

蘭特則是起身準備開溜。

 

下次來一定要記得帶塞......

 他叮嚀自己。

 

匆匆的付完帳後,當蘭特走到門口,正要推門出去時......

 

女人撥弄了一下長捲的黑髮,穩定好情緒後,深深的吸了口氣......

 

「在多瑙河畔的森林裡,有一隻夜鶯在歌唱著,她為了找回家人而歌唱著,在多瑙河畔的森林裡......

 

一切,都停止了。

 

整間餐廳裡的顧客們,全都停止了手邊動作,連正要推門出去的蘭特,也停下腳步。

 

每個人,都愣愣的望著台上的女人。

 

 

在多瑙河畔的森林裡

貝斯震動著     提琴悲鳴著

我想起了心愛的人正漫步的地方

在多瑙河畔的森林裡

我因寂寞而虛弱

哭泣    我想像鳥一樣飛翔

飛去心愛的人身邊

                                         by [In  A   Glade]  林地之間 (俄羅斯方言)

 

乾淨、不帶任何雜質的歌聲迴盪在Lovely Dream裡。

 

但這如此純淨的天籟中,卻充滿了迷惘、哀愁......

 

 

以及無比的寂寞......

 

 

視線似乎變得模糊。

 

用手指輕撫了一下眼角。

......無聲的落了下來。

 

原來......我還會流淚啊......

 

蘭特閉起雙眼。

記憶,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拉回過去......

 

最為悲傷的過去。

 

自己......不也曾感到如此空虛、寂寞?

 

黑暗中,他只能不斷的等待、祈求。

 

希望自己能得到救贖。

 

憤怒、憎恨、孤獨、悲傷......各個日以繼夜的侵蝕自己,使自己墮落、向下沉淪。

 

直到十字軍發掘他,將他帶往教會。

自己,才成功的脫離黑暗,擁向天父的懷抱。

 

這歌聲......真的好寂寞......

 

「小姐......可以給我一張面紙嗎?」蘭特向女服務生招了招手,語帶哽咽的說道。

 

「好的。」女服務生微笑,將小包面紙遞了過去,自己也抽了一張,輕輕的擦擦眼角。

 

「謝謝......順便再單點一杯咖啡。」抽了幾張面紙,蘭特用力的擤著鼻子。

 

 

      *     *     *

 

 

連續好幾天,蘭特只要一有空,就會迫不及待的去Lovely Dream ,喝咖啡還是點個小蛋糕都好,目的就是去聽那個女駐唱唱歌。

 

當然,他也跟其它顧客一樣,每次都是淚流滿面的回家。

 

那個叫做「蒼」的女駐唱,她從不唱歡愉的歌曲,也不唱暖暖的情歌。

 

她唱的,全都是令人落淚的悲傷曲子。而那些歌曲,有的是採自各國電影歌曲、有的似乎是蒼自己作曲。

 

儘管那些都是足以讓人淚流滿面的曲子,但……蒼自己,卻從未在台上流淚過。

 

她只是靜靜注視著台下那群哭成一團的觀眾,深吸了一口氣後,繼續唱著下一首歌。

 

蒼的歌聲,有著一股不可思議的魔力。使人大哭一場後,會感受到……原本浮躁的心,漸漸變得平靜。

 

該不會……蒼其實是女海妖吧?

 

蘭特常常這麼想,,不過……這也只是猜測。

 

畢竟她的歌聲實在太美、太虛幻了,普通人類根本無法唱出這樣的天籟。

 

跟其他十字軍不同,蘭特其實對妖怪沒什麼偏見,也不會特別厭惡或是歧視它們。對他而言,那些妖怪同等於從國外搬來的「移民」。尤其是蒼,她身上的妖氣和一般妖異不同。很淡、淡到幾乎看不見,甚至會讓人把她錯認為「人類」。

 

望著台上的蒼,蘭特發現……

 

她的歌聲……已經變成了不可或缺的存在。

 

沒有一首歌,能夠代替蒼留在他心中的感動。

 

他再也聽不下任何專輯,而床頭音響……則是直接拿去資源回收了。

 

我的心裡……只要有蒼的歌聲就足夠了。

 

平日,駐唱上台演唱的時間是從下午四點準時開始。前面大約會有十幾首個是那個北爛男駐唱的電吉他飆奏外加嘶吼,等顧客們快要起笑時,蒼才會優雅的走上台來解救大家。

 

但是今晚,那個噪音男已經吼完了他的第二十五首歌,蒼卻完全沒有打算上台的意思,只是靜靜的坐在台下看書,偶爾啜一口冰焦糖拿鐵。

 

……今晚不唱歌嗎?還是看小說看得太入迷所以忘了?

 

蘭特猜測著,心裡有點失落。

 

今天……大概聽不到蒼的歌聲了吧?

 

他望著正在專注品味小說的蒼,腦海裡漸漸浮現出她的歌聲,以及她站在台上高歌的身影。

他就這樣望著蒼出神,一直望著、望著……

 

忽然。

 

蒼抬起頭,視線對上正處於放空狀態的蘭特

 

一臉不滿。

 

蘭特一愣,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在腦子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他下意識的搔了搔頭,僵硬的臉上硬是擠出一個十分尷尬的笑容,看起來相當白痴。

 

……

蒼無言的看著正在傻笑的蘭特,眉頭微微皺起。

 

喀啦!

挪開椅子,她站起身,默默的收了收東西。跟櫃台的女服務生揮揮手後,她便快步走出餐廳。

 

望著蒼離去的背影,蘭特扶著前額,懊惱的嘆了口氣。

 

……我到底在幹什麼啊?為甚麼老是做出一些白癡舉動?

 

沮喪的喝了口黑咖啡,蘭特突然覺得這杯咖啡變得好苦、好澀,甚至令他難以下嚥。

 

男駐唱的歌聲變得更吵了。

 

放下手中極苦極澀的咖啡,蘭特嘆氣。

 

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既然蒼都被我氣走了,那我還留在這做什麼呢?

他自嘲。

 

說實在,蘭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蒼,她不就是個普通的妖怪嗎?

 

一個妖氣非常淡、完全不具任何威脅性的妖怪。

 

,只是迷上她的歌聲而已……大概吧。

 

起身,當蘭特準備去櫃檯付帳時……..

他的眼角,不自覺的瞄了一下蒼的座位。

 

一件黑色亮皮外套,孤伶伶的掛在椅背上。

 

……那不是蒼的嗎?

驚訝的拎起外套,蘭特發現外套的兩邊口袋都有點沉重。

 

應該是鑰匙或皮夾之類的東西……

 

望一眼牆上的時鐘,他大致估算了一下蒼離開餐廳後的時間。

 

也許趕得上……

 

摺好外套,蘭特毫不猶豫的衝出餐廳,往蒼離去的方向狂奔。

 

Lovely Dream裡的客人們,全都被蘭特突而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連那吵死人的男駐唱,也都停止嘶吼,愣愣的站在台上。

看著被蘭特撞得亂七八糟的桌椅,藍髮女服務生驚呼一聲。

 

「啊啊……他還沒付帳啊!

 

 

      *     *     *

 

很難想像,這種酷似韓劇或是日劇裡的唬爛巧合,就這麼「剛剛好」的發生在自己身上,令蘭特覺得很不可思議。

真的是偶然……還是…….

……天助?

事情……真的會和那些電視劇一樣……順利的發展下去嗎?!

 

跑了好一陣子,蘭特卻始終找不到蒼。他開始懷疑,那些唬爛橋段到底會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難道我跑錯方向了?

他納悶著,一邊急迫的四處張望。

 

久久。

 

蘭特終於在下一個十字路口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蒼!」他大喊,雙手在空中大力的揮動。

 

但蒼似乎沒發覺有人在叫她,依然看著前方等紅綠燈。

 

「蒼!!」顧不得其他路人的眼光,蘭特再度扯開嗓子大喊。

 

這回,蒼總算注意到了。

她回過頭……

看到一邊揮手、一邊衝向自己的蘭特,眉頭頓時皺起。

 

這個男人……他到底想做什麼啊?

剛剛在Lovely Dream裡猛盯著我看也就算了,現在……居然追上來了?!

 

……他是變態嗎?

還有……他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子?

 

「呼…………」跑到蒼面前,蘭特彎下腰,劇烈的喘氣。「妳……妳的外套……忘了。」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說,一手將外套的給蒼。

 

……

接過外套,蒼也從口袋中掏出一條手帕,遞給汗流浹背的蘭特。

 

……!謝謝妳。」蘭特拿起手帕,胡亂在臉上擦了幾下。

 

蒼瞇起眼。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子?」她問。

 

……喔。那是我恰巧聽到的,其實我不知道妳的本名……」蘭特搔著頭,不好意思的笑著。「喏。謝謝妳的手帕。」他開心的說。

 

……

蒼看了手帕一眼,卻遲遲不肯接過。

 

 

「不用還我了,我不想碰被變態用過的東西。」她冷冷的說了一句。

 

 

……?!

蘭特愣住,拿著手帕的手將在空中進退不得。

變態……?是指我嗎?!

他愣愣的想,但蒼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

 

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不行。我要冷靜!

 

蘭告訴自己。

遇到這種狀況,通常只要好好跟對方解釋清楚,就可以很美滿的化解誤會了。所以,我一定要冷靜……

 

深深吸口氣,蘭特調整好情緒後,緩緩開口解釋。

「蒼……我不是變態,……

 

「兇手通常都會否認自己是兇手,變態通常都會否認自己是變態。」不等蘭特說完,蒼很了當的下定論。「所以,你是變態,這是無庸置疑的。」

 

……什麼跟什麼啊?!妳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再狡辯了,反正不管我說什麼,妳都不相信嗎?!

我的天…..這下子真的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她完全不給我澄清的機會啊!!

 

頭痛的扶扶前額,蘭特臉上充滿無奈。

「蒼……妳誤會我了,我只是……

 

「先生,請你不要叫的這麼親熱,我跟你很熟嗎?」蒼的語氣還是一樣冰冷。

 

……不然我該叫妳什麼?我又不知道妳的本名。

蘭特在心裡咕噥著。

 

……那麼,請問一下這位小姐,妳到底是憑哪一點來斷定我是變態的?」蘭特有點不滿,畢竟這還是他頭一次被誤認為變態。

 

「憑哪一點?」挑起一邊眉,蒼冷笑。「不斷偷瞄人家,被發現後還面無愧色的露出一個既白癡又猥褻的笑容。這種人,難道還不夠格被稱為『變態』嗎?」她手叉著腰,一副理所當然的說。

 

……太牽強了吧?!光是這樣就會被叫成變態,要是不小心摸到臀部……豈不就被說成強姦了?!而且我也沒一直偷瞄妳啊!(其實是正大光明的盯著人家看……

還有……我的笑容哪裡猥褻了?!很白癡是沒有錯……

 

咬咬牙,雖然蘭特真的很想把事情從頭到尾說個清楚,但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解釋這一切了……

 

反正,說了再多也沒用,蒼現在根本聽不進去。

 

「好啦。我知道妳對我沒什麼好感,也認定我是個變態了……但妳好歹跟我說聲謝謝吧?我是特地來送外套的啊。」他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看了一眼手中的外套,又看了蘭特一眼後……

蒼冷冷的回覆。

 

 

「我並不想跟你這種變態道謝。」

 

 

留下被石化的蘭特,蒼很乾脆的轉身身離去。

 

……

這下子,真的無言了……

握著蒼送(?)給他的小手帕,蘭特的心情更加鬱悶了。

 

好心幫人家送外套,結果竟然被誤認為是變態……

還會有什麼比這更糟的事嗎?

他悵然的望著天空。

 

 

突然。

 

尖銳刺耳的煞車聲引起蘭特的注意。

 

一輛失控的大卡車,歪歪斜斜的從轉角極速衝出,迎向正走在馬路中央的蒼。

蒼望著迎面而來的大卡車,驚訝的停下腳步,一臉錯愕。

 

……糟糕。

蘭特暗喊不妙,立刻毫不猶豫的衝上前去。

「蒼!!」他大吼,心裡不斷祈禱。

 

有點距離,不過…….

不管如何……一定要趕上!

 

他伸出手。

 

就在卡車快要撞上蒼的那一瞬間。

蘭特一把抓住蒼的手臂,用力將她推到人行道上,自己……卻一個踉蹌摔倒在卡車正前方。

 

對不起了…..用這麼粗魯的方式。

跪在馬路上,蘭特的嘴角微微上揚。

 

最後.他聽到一聲巨大的撞擊聲,以及周遭人們不約而同的尖叫聲。

 

 

眼前一片黑暗……

 

                              前往第一章-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竹
  • 好認真的看完說XD
    是說我覺得文筆真好OAO
    而且寫的很....很寫實???
    不好意思小的渣腦的詞彙有限OAO
    請板大諒解~~~
  • 不會^^謝謝你的留言
    我好感動!!(超開心~)
    謝謝你的捧場~~

    千年狐 於 2010/07/09 14:32 回覆

  • 閒
  • 哈哈哈~
    韓劇的唬爛橋段嗎?
    這點有好笑。
  • 其實本來沒想到,可是後來給我朋友看時
    他看到那件外套被留在位子上時,很直接的
    在那句下面留了一個幹字= =(害我每一次看
    到那句自己都笑出來了)

    千年狐 於 2010/07/11 10:24 回覆

  • emily602
  • 那個...發現有錯字說~
    不過一個一個糾出來好麻煩,所以就不打了......(喂)
    感覺妳的文筆很好,不過刪節號用的有點頻繁,分段也滿多的,讀起來有點不順暢。
    個人淺見,聽聽就好^^
  • 謝謝你囉!!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很愛用刪節號><(用上癮啦!!)分段的地方我會注意的!!
    至於錯字.....我已經欲哭無淚啦......Q~Q.
    謝謝你的建議!!

    千年狐 於 2010/08/19 19:14 回覆

  • 亞翼x香菇
  • 文筆的確比我好
    恩~
    加油!!
    還不錯看^ ^
  • 呵呵.謝謝你喔=D

    千年狐 於 2010/12/19 12: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