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星巴克咖啡廳。

 

蒼點了杯熱焦糖瑪奇朵和一塊提拉米蘇。

 

神吾只點了杯黑咖啡。

 

「神吾先生,不好意思讓你破費了。」蒼說道,一面拿著小叉子在提拉米蘇上輕輕的畫些小圖案。

「別謝我,能請美女喝咖啡才是我最大的榮幸……」神吾攪著咖啡,雙眼直直盯著蒼。

 

「不知道……這些『人類』的食物,合不合妳的胃口?」他瞇起眼,語中另有含意。「我想,新鮮的人肉大餐比較適合妳吧?或是來一杯冷冰冰的血酒?」他冷冷的問。

 

聽完這番話,蒼並沒露出任何訝異或憤怒的情緒。

 

「神吾先生真愛開玩笑。」她掩嘴輕笑。

 

……看樣子,已經到攤牌的時候了。

 

「我有個提議,與其說那些不必要的客套話……不如來談點正經事吧?你覺得如何?」她喝口咖啡,悠閒自是的欣賞自己的畫作。「邀我到這來……不就是為了談些既不輕鬆、又不令人愉快的事嗎?」

  

神吾咧嘴。

他原本迷人的紳士笑容,以變成無情的冷笑。

 

「蒼小姐似乎很會猜謎呢。」他冷冷的讚賞。

 

「不。」她輕輕放下小叉子,抬頭望著神吾。

 

 

「這全是我預料到的,幾乎一模一樣。」她回給神吾一個自信的微笑。「天使邀請惡魔喝咖啡?果真不懷好意啊……」

 

神吾冷哼。

「既然如此……蒼小姐不介意我坦白點吧?」

 

蒼聳聳肩,蠻不在乎的。

 

不過,說真的……那種假惺惺的說話方式,的確讓她很不舒坦。

 

「想問什麼就快說,別拖拖拉拉的。」蒼打了個呵欠。現在的她,只想盡早結束這無聊至極的『面談』。

 

「前幾天,醫院對街的大樓發生一起大爆炸。那是棟廢棄已久的空屋,所以並沒有造成任何傷亡。」神吾頓了頓,接著說下去。「蘭特似乎很關心那場騷動,於是他打了通電話給我,要我調查這件案子的來龍去脈……」他皺起眉,目光還是緊盯著蒼。

 

 

「是妳幹的吧?」不像是問句,神吾的語氣充滿了肯定。

 

 

蒼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慢慢的攪動咖啡。

然後,啜了一小口……

 

 

「沒錯。」她點頭。完全不想否認,也懶的辯解。「那的確是我做的。」

 

 

對於蒼如此乾脆的回覆,神吾有些不解。

 

 

為什麼她還能這麼輕鬆自若、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難道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所作所為被人揭穿?

 

或是……她真的料事如神、連這件事都預料到了?

 

 

「這該不會……也在妳的預料之中吧?」他低聲問。

 

蒼閉起眼,笑笑。

「不,我完全沒預料到。」她抬頭,湛藍的雙眸望著神吾。

 

她的確沒想到神吾會調查那場爆炸,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麼方法查到自己就是炸掉大樓的罪魁禍首,這些都讓她感到意外。

 

 

但……那又如何呢?

她自己可是完全不在乎。

 

 

「你原本以為……這會是個足以威脅我的好把柄吧?」挖了一小口提拉米蘇,蒼細細品嘗著。

 

胸口像是被人揪住般,神吾緊緊握住咖啡杯,額上慢慢滲出冷汗。

 

「你原本想用這把柄威脅我,好讓我離開蘭特。再不就是直接查出我的真實身分,讓蘭特知道我是個多麼危險、多麼可怕、甚至連天父都拿我沒輒的『壞女人』,好讓他自動離我遠遠的……對不對?」彷彿能看穿所有心思,她一句句、緩緩說出神吾內心的想法,神情依然輕鬆自在。

 

「妳……」

 

「你會這麼做,是因為擔心蘭特吧?」蒼淡淡的看神吾一眼。

 

「擔心他……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變成我的免費宵夜。」她很坦率。「我沒說錯吧……神吾先生?」

 

 

神吾閉起眼。

 

等慌亂的思緒平靜下來後,他才緩緩睜開眼,嘆了口氣。

 

「妳的讀心術很厲害啊……全都被妳看穿了」他苦笑。

 

「別誤會了,我可沒讀你的心。」蒼喝著咖啡。「我只是作了些簡單的推測,人類不都是這麼做的嗎?」她輕聲的說。「窺視別人的心同等於偷窺別人隱私,我對這種既沒道德又傷害人權的能力十分反感,所以不會這麼做。」

 

「……這還真不像是惡魔會說的話。」神吾面無表情。

 

「是啊……」蒼感歎著。「待在凡界太久……思想也漸漸被同化了,凡界的影響力果真不可小覷。」她揚起嘴角。「你大可放一百個心,我絕對不會把蘭特當成宵夜……應該說,我本來就沒有想吃他的打算,因為我已經不吃人了。」她很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

 

神吾冷笑。

「妳覺得……我會相信妳嗎?」他嘲諷。「一個磨著利牙的惡魔,以信誓旦旦的口吻發誓牠不吃人……說說看,有幾個人會信呢?」

 

「我已經據實以告了,要不要相信隨便你,反正……會感到不安的人是你,我可沒什麼損失。」合起雙手,蒼無所謂的搓弄手指間。「如果你終究希望我離蘭特遠遠的……也行,不過……這樣只會讓他的處境變得更危險。」

 

「喔?聽這口氣……好像妳在保護他似的。」神吾挖苦著。「那妳炸掉一棟大樓,也是為了保護他囉?」

 

蒼沒說話,臉上卻擺出「事實就是如此」的表情。

 

「真可笑。」神吾嗤之以鼻。「妳以為蘭特是誰?文弱書生還是柔弱少女?他可沒弱到需要惡魔保護,況且……妳不就是個『超危險份子』嗎?妳的擔心……不嫌太多於了?」他的語氣十分冷冽。

 

對於神吾的冷嘲熱諷,蒼也沒不高興。

挖了口提拉米蘇,她幽幽的開口。

 

「我的擔心的確太多餘,但拿來對付夜王可是綽綽有餘。」

 

神吾愣住。

 

「他惹了夜王,對不對?」用手撐著下巴,蒼瞇起眼。「那群小狗已經上門來了。」

 

 

找上門?難道……

「牠們找上醫院來了?」神吾吃驚的站起身。

 

「是啊。連病房號碼都背的滾瓜爛熟。」她又打了個呵欠。「我是不知道那笨蛋道底幹了什麼蠢事,不過夜獒……就是夜王,牠看起來非常想親手把蘭特斯成碎片。來找碴的小嘍囉一次比一次多,都快能湊成一組討伐小隊了。」

 

蒼無奈的嘆氣。

不管她殺了多少小嘍囉、也威嚇了好幾次,夜獒還是執意要把蘭特挫骨揚灰,卻又不敢正面跟她撕破臉,只會躲在暗處耍手段,非常卑鄙。

 

解決這件事的最快方法,就是她得「親自」去拜訪夜獒。

 

她當然不怕與夜獒當面對峙,也不怕與夜狼一族宣戰,唯一麻煩的是……

 

她根本找不到夜獒。

 

自己本身就不擅長追蹤,再加上夜獒那小子怕她怕到不敢回國,也不知是用了什麼方法,躲的連個「狼」影都找不著。原以為能從那些小弟身上問初些頭緒,沒想到那群小嘍囉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問了也等於白問。

這讓蒼十分苦惱。

 

「……神吾先生,那麼急著上哪去啊?應該不是要去上廁所吧?」手往旁邊一攔,蒼攔住了正要往外頭衝的神吾,懶散的眨眨眼。

 

神吾低吼。

「妳為什麼還這麼悠哉?現在蘭特一個人在病房裡,萬一那群傢伙利用這個時機……」

 

 

「你以為我沒想到這一點?」蒼挑眉,高聲打斷神吾的話。

 

神吾愣愣的看著她。

 

「我早就做好萬全的準備了。」捧起咖啡,蒼閒適的啜了口。「坐下來冷靜冷靜,喝點咖啡吧,你用不著擔心任何事。」她輕聲安撫。

 

神吾緩緩坐回位子上,眼裡卻始終充滿不安。

 

蒼只好接著解釋。

 

「我在醫院四周設了防線,範圍很廣,只要牠們一靠近,我就能立刻感應到。還有病房的門口和窗戶,我下了『禁符』,力量強的妖魔只會被彈出去,不過……力量弱的則會直接被燒成灰,狼人也不例外。」

 

「那些攔的住夜王嗎?」神吾沒好氣的瞪她曳眼。「夜王的實力雖然不及魔界四皇,但牠可是夜狼一族的統領,打贏過無數場戰爭,名聲更是響遍三界。要是牠親自上門,我看我們真的玩完了,何況那幾張破符?」

 

 

……那也要看他敢不敢「親自」找上門來吧?我倒希望那小子能乾脆點……

蒼懶洋洋的想,默不吭聲。

 

畢竟神吾完全不曉得,坐在眼前陪他喝咖啡的……是什麼樣的「人物」,只知道自己是個力量頗為強大的惡魔。

 

現在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還太早了……

 

「我猜,夜王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親自早上門的。」她隨口說說。

 

「很難說,因為蘭特這次真的幹的太過火……」神吾嘆氣。

 

「他到底做了什麼?為甚麼一個普通人類會惹惱夜王?」她隨口問著。其實,光用膝蓋就可以猜到那個笨蛋大概幹了什麼好事。

 

神吾沒回答。

他正在猶豫,該不該向蒼全盤托出。

 

有個不自量力的笨蛋想和夜王索取情報,然而因為夜王出國(?)的關係,他根本見不到夜王。

於是,為了引出夜王,他開始亂剿人家的地盤,每次一出手就掛了好幾頭狼人,臨走前還撂下幾句囂張又白目的話。

自己的地盤莫名其妙的被一個人類亂剿,夜王當然不高興了,想把蘭特碎屍萬段也是當然的。

 

這一切全是他自己造的孽

 

神吾很想這麼告訴蒼。

但......

以她高深的推測能力,一定會馬上猜出蘭特是十字軍的隊長,雖然也有可能是FBI幹員或MIB戰警.......不過,會猜成後兩者的機率可說是十分渺茫。

 

「妳自己問他吧,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神吾又嘆了口氣。為了蘭特,他只好撒謊。

 

蒼笑笑,也不打算追根究底。

「據我所知,夜王最近正忙著處理一些事情,短期內不會回國,所以我們應該還能再撐一陣子。等蘭特出院後,我們在想其它辦法吧。」她輕鬆的說。「這段時間,我會一直陪在他身邊,你就別再擔心了。」

 

……說實在,這才是我最擔心的。

神吾在心裡咕噥。但在這「非常時期」,他也只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放下咖啡杯,蒼喝完了焦糖瑪奇朵,提拉米蘇也吃完了。

「神吾先生,謝謝你請我喝咖啡,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她微笑道謝。

 

淡淡看蒼一眼,神吾久久才開口。

「......我能再問妳一個問題嗎?」

 

蒼沒說話,只是聳聳肩,代表她無所謂。

 

 

「妳為什麼這麼在乎蘭特?」

 

此話一出,神吾隱約有感覺到蒼微微愣了一下。

 

「......」微微垂下眼簾,蒼過了一好陣子才緩緩開口。

 

「......我不知道。」她喃喃,有點像是自言自語。「......也許,是因為他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吧。」望著玻璃窗外,她的眼神變的有些黯淡。

 

 

      *      *    

 

 

「辛克森.蘭特!!我警告你多少次了?不准在病房裡抽菸!!即使是個人病房也一樣!!你是聽不懂嗎!?」

 

還沒踏進病房,蒼就聽到護士尖銳的咆哮聲,以及蘭特毫無悔意的辯駁聲。

 

「不要抓的這麼嚴嘛!我才沒抽幾根而已......」

「放屁!你的菸灰缸都快塞爆了,這樣叫『沒幾根』?你騙誰啊!?」

 

顧不得原本溫柔氣質的完美形象,護士小姐氣的破口大罵。

正在挨罵的蘭特,一注意到蒼站在門口,立刻向她投了個求救的眼神。

 

蒼嘆氣。

「護士小姐......很抱歉給妳添麻煩了。我敢保證他一定不會再犯......(騙人的)所以......這次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諒他好嗎?」她懇求似的眨眨眼。充滿魅惑的嗓音唬的護士小姐一愣一愣的,甚至還臉紅了。

 

等那位護士離開,蘭特這才鬆了口氣。

「幸好妳來了......不然我還真沒辦法擺脫那個瘋婆子呢。」他吐吐舌頭。

 

蒼沒說什麼,只是回給他一個白眼,然後將肯德基炸雞桶遞過去。

如同往常,蘭特開心的抱起炸雞桶,開始大吃特吃起來。

 

「最近怎麼都這麼早來?平常這個時候,妳不是還沒下班嗎?」他邊啃炸雞邊問,忙得不得了。「是不是......被解雇啦?」

 

「怎麼可能?」蒼失笑。「我最近有點私事要辦,所以跟空隱請了幾天的假。一直到今天,我的『短暫假期』就要結束了。」

 

「空隱?」蘭特挑起半邊眉毛。

 

「我沒跟你提過?她是Lovely Dream的老闆,也是我得好朋友。」想了想,蒼又接著補充。「留著水藍色長髮、燦金色的眼睛、臉上總是掛著笑容......她幾乎天天都出現在店裡,你沒注意道嗎?」

 

偏過頭,蘭特很努力的回想。

藍髮、金眼、笑容......

 

「......我只想到那個藍髮服務生......」

 

「對!就是她。」蒼點點頭。「她就是空隱。」

 

「啊?」蘭特還沒反應過來。「......她不是服務生嗎?」

 

蒼無奈的兩手一攤。「......她很喜歡充當服務生,有時還會跑去廚房幫忙煮咖啡.......總之,她不喜歡讓自己閒著。」

 

......聽起來真不像老闆。

蘭特心想。

一般的老闆,不都是把所有工作推給員工,自己則坐在一旁跟客人喝茶聊天嗎?這麼勤奮的老闆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所以,Lovely Dream的老闆,是一隻水妖?」他不太確定,會這麼猜,是因為那頭有如水波般的藍色長髮,會讓人想到在水裡悠游的水妖。

 

「不,她是『羅維亞特』,就是森林精靈。同時也是精靈族的前任女王。」蒼正色的說道。

 

......

令人震驚的回答。

蘭特驚訝的說不出話,下巴甚至掉到胸口。

 

「你沒聽錯,她正是前任精靈族女王,伊空.艾凡維斯。」她又重述一遍。

 

「怎麼可能!?」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蘭特叫了起來。「哪有精靈的頭髮是水藍色的?而且還是精靈族女王!?有沒有搞錯啊!?」

一般精靈的頭髮部都是金色的嗎!像電影「魔戒」裡的精靈弓箭手和精靈女王......不都是一頭閃亮亮的金髮嗎!?

 

「......她頭髮本來也是金色的,但後來不知受到什麼打擊,而跑去把頭髮染成藍色......」蒼有些困窘的解釋。「說真的,她是我見過最不正常的精靈......」

 

「而且還是個女王?」他傻眼。

 

蒼點頭。

「雖然腦袋不正常,但她可是精靈族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女王,下次你來Lovely Dream時,我在介紹給你認識。」

 

「......了解。」蘭特舉起手,腦子卻混亂到不行。

為什麼堂堂的精靈女王會有興致跑來這小小的東京開餐廳啊?還身兼服務生和廚房小廝。現代社會真得變了......

 

「對了,你什麼時候出院?」蒼突然開口問,打斷蘭特混亂的思緒。

 

「唔......應該是這禮拜五吧。」他搔搔頭,都快忘記自己可以出院了。

 

「那不就是後天嗎?雖然有工作要忙所以不能來接你,不過還是恭喜你了。」蒼拍拍他肩膀。

他撇撇嘴角,卻沒露出高興的神情。

 

「怎麼一臉鬱卒樣?出院不好嗎?」蒼不解的皺眉。

 

蘭特搖搖頭。

「不是......我只是想到以後......都沒人陪我一起吃宵夜了。」他落寞的喝著可樂。

 

......原來是因為這個啊.....

扶扶前額,蒼無奈的笑了起來。

 

「如果不嫌太晚......等我下班後,我們可以一起去吃。」

 

「真的!?」蘭特的眼睛為之一亮,所有陰鬱氣氛瞬間一掃而空。

 

「嗯。不過要等我下班......」

 

蘭特一個擊掌,像是贏得球賽般高舉雙手大聲歡呼,一直吵到護士進來罵人,他才乖乖閉上嘴。

 

 

 

      *      *    

 

 

出院當天—

蘭特拄著拐杖,一跛一跛的走出醫院。

才剛踏出門口,眼前的景像立刻讓他愣在原地。

 

「妳......妳......」

「怎麼?看到我有必要這麼驚訝嗎?」蒼挑挑眉。「我是來接你出院的。」

 

「......妳不是要上班?」蘭特愣愣的問。

 

「是啊,所以我又跟空隱請了一天假。」她一副開除她也無所謂的表情。「雖然拿掉石膏了,不過還是要拄拐杖吧?那樣不管是搭公車還是搭計程車都不方便,我怕你又被車撞,所以決定來接你了。等一下順便去肯德基慶祝一下吧?慶祝你出院。」

 

沒錯,拄著柺杖上下車的確很不方便,如果沒人扶的話說不定還會跌倒。

但......

「......妳是騎『那東西』過來的?」他有些錯愕的指著蒼的背後,那才是真正令他傻眼的來源。

 

一台重型機車。

鮮紅色烤漆有如燃燒的烈火、黑色、囂張的火焰文印爬滿車身。

整體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

 

—狂野

 

看到蘭特張大嘴的吃驚表情,蒼得意的揚起嘴角。

「跟你介紹......它是我的好夥伴—『布雷克』。」她拍拍黑色的亮皮坐墊。「你之前沒看過它,是因為它被送去維修了,最近才拿回來。」

 

「......布雷克?」他呆呆的瞪著重型機車,腦子一片空白。

 

「沒錯,意思是『超越急速』。」她得意的宣布。

 

呃......超越急速?

不好的預感頓時浮上心頭。

 

「......我可以去等公車嗎?」蘭特含淚問著。

「不行。」蒼冷冷回覆。「萬一你又被車撞怎麼辦?你還想再住院嗎?」

「誰會那麼容易被車撞!?而且、而且我這樣騎重機更容易摔車啊......」他還在掙扎。靠......騎這種東西摔出去真的會死人啊!!

「放心,我騎車技術很好,絕對不會讓你摔出去的。」把枴杖收短,放進車廂裡,蒼立刻將還來不及掙扎的蘭特拖上後座,順便扔了個鮮紅色、像是職業賽車手戴的安全帽給他。

 

「......妳不戴安全帽?」蘭特呆愣的抱著帽子。

 

「相信我,你比我更需要它。」蒼跨上車身,轉動插在上頭的車鑰匙。引擎有如狂獸般嘶吼一聲。

 

「你已經夠笨的了,要是在摔傷腦袋,恐怕你真的會變成白癡。」轉過身,她幫還在發愣的蘭特戴上安全帽。

 

......妳不是說妳騎車技術很好,我絕對不會摔出去嗎?

蘭特覺得有點頭暈。

 

「抱緊我的腰。」

「......啊?」

 

「我說,抱緊我的腰。」蒼回頭白他一眼。「你再繼續抓著車尾放空,等等絕對會被甩出去,不想體驗飛翔的快感就快點抱住我的腰。」她沒好氣的說。

以防自己真的變成「空中飛人」,蘭特只好尷尬的環住蒼纖細的蛇腰,不敢摟的太緊。

 

轉動離合器,引擎再度發出狂野的嘶吼。

四周,彷彿掀起一陣瘋狂、自由的曠野之風。

蒼微微瞇起眼,一切準備就緒。

 

「......可以騎慢一點嗎?」蘭特提出最後要求。

 

「我討厭騎慢車。」蒼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

 

催動油門,一股狂暴的衝勁讓車頭高高昂起。

然後。

如同一匹脫韁的野馬......

整台車瞬間爆衝出去!!

 

 

「放我下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狐初
  • 籣特呀~我不得不說......

    你隊長當假的啊!!!
    整場都十分的虛呀~~

    還滿想看他飛出去的模樣 哈哈哈

    小千呀~(又開始在搭訕了...= = )
    圖我可能會晚點畫好喔
    不好意思因為剛好有點事
    SORRY
  • 其實我也覺得他隊長是當假的......
    不過到第五章~他就要展現實力啦~~不知在帥什麼><
    沒關西啊~~你慢慢來,幫我畫我已經很高興了XD
    謝謝囉~~

    千年狐 於 2010/07/30 14:28 回覆

  • 悄悄話
  • proync
  • 蒼喜歡蘭特囉
    應該是好魔囉
    精靈族女王是她表面工作的老闆啊
  • 愛情是很難預防的呢~
    不過蒼一開始對他沒好感是有原因的~~
    以後會說到XD
    空隱的確是蒼的老闆,不過她們也是很好的朋友喔
    所以兩人對話不會給像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

    千年狐 於 2010/07/30 19:17 回覆

  • 竹
  • 哈哈哈XDD
    我覺得蘭特真的是好好玩的一個隊長XDDD
    他最後說騎慢一點那邊我有笑出來XDDD
    超好玩的XD
    千年大人要加油噢XD
    然後我很愛蒼這個女生XD
  • 其實蘭特最初的設定是一個大冰塊~(面癱.都不說話的那種~)
    但不知為何.....他被我越寫越白癡.....而且一直出糗??
    好啦~我承認蘭特以前的確是個面癱兼都不說話(....有點像自閉症??)的怪人
    但是遇上神吾後就慢慢被改變了(......也有可能是被同化了XD)
    至於他們倆以前的愛情史(??)......那又是另一個故事啦~~
    謝謝你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的!!

    蒼:我也很愛竹喔,很謝謝你的支持(淡淡微笑)

    千年狐 於 2010/08/01 1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