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窗外的濛濛細雨

 

蘭特撐著下巴,百般無聊的打了個呵欠。

 

台上那位噪音男正興奮的唱著他的新歌……雖然比較像是鬼吼鬼叫,不過蘭特早已習慣了他的噪音攻勢,甚至可以跟其他客人一樣完全忽略掉他了。

 

拿出手機,他察看了一下收件夾和通話紀錄,確認沒有新訊息和未接來電。很可惜……什麼也沒收到。

 

搓揉僵硬的頸子,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在等蒼啊?」

 

 

宛如銀鈴般的女聲從身後響起

 

蘭特訝異的回過頭……

 

那有著水藍色長髮的女服務生,正站在他身後,手上還端著托盤,上頭放了杯漂浮可樂。

 

 

伊空.艾凡維斯。

 

 

「她在處理一些事情,等等就過來了。」眨眨眼,她給蘭特一個甜甜的微笑。

 

「……噢。」蘭特呆呆的回答。

 

蒼之前說過,空隱是她見過、有史以來最不正常的精靈,但……女王終究是女王,即使腦袋不正常,她身上還是有著王者的風範與氣質……雖然她現在穿的是服務生的制服。

 

拉開椅子,她優雅的坐下來,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我是,伊空.艾凡維斯,Lovely Dream的店長,叫我空隱就可以了。你是蘭特對吧?那個被卡車撞斷腿的人?」她打趣的望著蘭特,一面將可樂遞給他。

 

 

「呃……我沒有點這個。」

 

「我知道,這是我請你的,店長免費招待!」空隱笑笑的看著他。

 

「……謝了。」蘭特挑眉回應。

 

 

……還真是個慷慨大方的店長……

他喝著可樂。

 

也許……空隱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不正常』,只是她的藍髮比較『奇特』,所以常常被人誤解吧……

 

望著眼前這位「精靈女王」,蘭特很難想像她會做出什麼不合邏輯的舉動……雖然她現在正用一種怪異的眼光打量自己。

 

「在傳簡訊啊?」她突然開口,眼睛盯著蘭特握在手上的手機。

 

「……沒……沒有啦!」蘭特連忙將手機收進口袋。

 

見他一臉慌張,空隱忍不住掩嘴輕笑。

 

 

「我沒猜錯的話……那是要傳給蒼的對吧?」

 

 

蘭特默不吭聲,很不自然的撇過頭。

 

其實,他也不清楚自己再窮緊張些什麼。不過……他剛剛的確想傳簡訊給蒼,想問她是不是遇上什麼麻煩了……但又怕自己的擔心太多餘,所以那則簡訊遲遲沒有寄出去。

 

如果真的出事了,那麼她應該會打電話過來……吧?

 

他沒把握。

 

「你很擔心蒼。」空隱偏頭望著蘭特。

 

蘭特不語,也沒否認。

 

空隱重重的嘆氣。

 

「唉……你會擔心她是應該的,畢竟能遲到兩個小時的確不容易……她最近老是這個樣子,連我都不知道她到底在忙什麼……不過,別擔心,沒有事情是蒼解決不了的。」她再度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蘭特還是沒說話,只是回給空隱一個白眼。

 

空隱無奈的聳聳肩。

 

 

「……你這種愛操心的個性,真的跟神吾很像呢。」

 

 

蘭特一愣。

 

「妳認識神吾?」他瞪大眼。

 

 

「對啊!他沒跟你提過我嗎?」空隱指指自己。

 

 

蘭特搖頭。神吾那傢伙,真的連個屁都沒跟他提過。

 

空隱的眉頭微微皺起。

 

「這就怪了,他倒是常常跟我提起你……」

 

 

「常常提起我?」蘭特又是一愣。

 

 

「沒錯。他說的……可多了呢。」空隱嘖嘖兩聲。「從你們倆在警校認識……一直到你們一起進入警署南區分局重案組後發生的事,他都提過,只差沒把你身上有幾顆痣告訴我了。」

 

 

唔……警署南區分局重案組?

 

早跟神吾說過電視不要看太多……連說個謊都越來越扯了……

 

蘭特搓扶扶額,苦笑一下,也很配合的唬爛幾句。

 

「我的確受他不少照顧……雖然他常常像個老媽子一樣跟在後頭碎碎唸,不過,他真的是個好學長。」

 

 

聽到這番話,空隱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

 

「不是我要說……我猜他八成是看上你了,他根本都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每次開口閉口都是蘭特長、蘭特短的……他不煩我都嫌煩了啊!!也不想想自己正在跟誰約會……」她插起腰,不滿的抱怨。

 

 

……她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看著越說越激動,一臉醋意的空隱,蘭特連忙清清喉嚨解釋。

 

「我跟神吾只是搭擋,是那種常常一起出任務、一起度過不少危機的搭擋……簡單來說,他是我『共患難』的摯友。」

 

 

皺皺眉,空隱似懂非懂的摸著下巴,兩眼不斷上下打量蘭特。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一個擊掌,像是忽然想通了什麼似的驚呼。

 

 

 

「喔喔!!原來你們是『砲友』啊!!」她恍然大悟。

 

 

 

蘭特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一口可樂直接噴了出來。

 

「咳、咳……我們的確是戰場上共患難的朋友,但我說的是『摯友』……」

 

「所謂的『戰場』,應該是指床上吧?」直接打斷蘭特的話,空隱曖昧的瞇起眼,一面用手肘推他。「敢問你是『進攻』還是『防守』呢?如果是『守』……你的城池,一定很快就被那小子『攻破』了吧?」她滿臉笑容。

 

 

這、這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鬼話!?

 

 

蘭特傻眼到說不出任何話,連下巴都掉到胸前。

 

 

很好……我終於見識到這女人的腦袋是多麼的「不正常」了!!顯然她那端莊的外表只是個掩飾……

 

 

看著啞口無言、一臉錯愕的蘭特,空隱打自內心的深深嘆口氣。

 

「唉……神吾也真是的,居然連學弟也不放過……在他的『猛攻』之下,一定很難抵抗吧?」她笑瞇瞇的拍拍蘭特的肩,順便偷摸他胸口幾把。「可憐的孩子……有空多來找我吧,我會多教你一些反攻的戰術……以你的身材,要逆推那小子不是難事啊!!哇哈哈哈哈……」說著說著,空隱突然很沒形象的瘋狂大笑起來。

 

 

蘭特還是僵在原地。

 

現在的他,根本不知該如何反應。腦子裡不斷嗡嗡作響,一團混亂……

 

 

 

「空,妳就別在逗他了,沒看到人家都被你嚇傻了?」

 

 

 

不知何時,背著吉他的蒼已經站到蘭特身旁,一面脫下濕漉漉的外套。

 

空隱無辜的眨眨眼。

 

「我沒在逗他啊,我說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哪!!」接著,空隱又哈哈大笑起來。「我這『床事諸葛』可是名不虛傳的,想當年……」

 

「得了得了。」見空隱還想說下去,蒼趕緊揮手制止。「妳的『厲害』我們是再清楚不過的了……趕快去廚房幫天胡吧,他一個人快忙不過來了。」她連哄帶騙的將空隱往廚房推。正說在興頭上的空隱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乖乖進了廚房。

 

蘭特大大鬆了口氣。

 

 

「抱歉,我朋友的腦袋有點不正常……之前我應該有提過。」蒼無奈的兩手一攤。

 

「的確。」蘭特舉雙手同意。「我很後悔沒離她遠遠的,雖然她很好心的請我喝漂浮可樂……」

 

 

……

 

「她、請、你、喝、可、樂?」不知為何,蒼突然瞪大眼,聲音足足提高八度。

 

 

「嗯……對啊,怎麼了嗎?」蘭特指著桌上的空玻璃杯,完全沒進入狀況。

 

 

看見那空空如也的玻璃杯,蒼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你全部喝下去了?」她難以置信的摀住嘴。

 

蘭特愣愣的點點頭。

 

 

「我的老天……」

 

她一把拉住蘭特,一下子摸摸額頭量體溫,一下子在他身上東捏西捏的檢查身體。

 

「呃……蒼?」蘭特試著發問,但蒼卻示意要他閉嘴。

 

最後,她拿起了空玻璃杯,嗅著。

 

然後……

 

 

蒼的臉色瞬間轉為鐵青。

 

 

「阿夜!!」回過頭,她叫住了那拿著導線和電吉他、準備要走進休息室的金髮男駐唱 ——也就是噪音男。

 

聽見蒼在叫他,噪音男立刻以小跑步趕過來,連手上的東西都沒放下。

 

 

「怎麼了嗎,蒼姊?」噪音男問。出乎意料的,他說話的聲音十分柔和,甚至帶有點磁性……跟他的歌聲比起來,他說話的聲音實在『太好聽』了。

 

「等等要是他暈倒了,幫我把他抬到休息室去。」蒼指著滿頭問號的蘭特。說完,便沉著臉往廚房走去。

 

「喂~為什麼我等等會突然暈倒!?為什麼啊!?」蘭特大叫,卻沒人回答他。

 

 

噪音男同樣也是一頭霧水。

 

「你做了什麼嗎?」他看向蘭特。

 

「我只是喝了杯飲料啊!!」蘭特覺得莫名其妙。他真的不知道那杯飲料有什麼不對的?

 

抓抓頭,噪音男也拿起了那個空玻璃杯,嗅嗅。

 

 

「靠……」趕緊摀住自己鼻子,噪音男忍不住飆出髒話。

 

 

……誰能跟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那杯可樂到底有什麼問題?就算過期了也不用這麼緊張吧?怎麼大家都一副天要塌下來的表情?

 

「大哥,這杯飲料應該是伊空姊請的吧?你真的全喝了嗎?」噪音男放下玻璃杯,臉色凝重的望著蘭特,眉頭皺的足以夾死一隻蚊子。

 

「我『的確』全喝了。」蘭特刻意加重語氣。「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這杯飲料到底有什麼問題?是過期了嗎?我明明什麼都沒聞到啊!」

 

 

上下打量蘭特好一陣子,噪音男不解的偏過頭。

 

「你沒感覺身體有什麼異狀嗎?」他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

 

「……什麼意思?」蘭特也跟著皺起眉。

 

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噪音男則扯扯衣領,深吸口氣。

 

「嗯……基本上,來過Lovely Dream的人都知道,我們這裡有兩項禁忌……」他頓了頓,嚥嚥口水。

 

 

 

「第一,即使是受到蒼姊的邀約,也絕對不要坐上她的車。第二,伊空姊主動請你的飲料絕對不能碰。」

 

 

 

……很好。這兩者我都碰過了,還有什麼更糟的嗎?

 

「蒼姊的騎車技術……我相信你是再清楚不過了。」噪音男望了蘭特一眼,眼裡充滿敬畏。咳了幾聲後,他才繼續解釋。「坐上蒼姊的車……頂多只是摔斷幾根肋骨或半身殘廢……當然也有逃過一劫的啦!雖然機會很小……不過比起伊空姊請的飲料,這還算好的。」

 

 

「怎麼說?」

 

噪音男左右張望一下,才緩緩開口。「……我是不知道伊空姊在想什麼啦!但……據我所知,只要是被她『看上』的人……不分男女,她都會主動接近對方,請對方喝飲料。而那些飲料裡……通常都會摻一些怪東西……」他面有難色,似乎在考慮該不該說出口。

 

「……例如?」蘭特背脊發涼,不好的預感也漸漸浮上心頭。

 

噪音男壓低嗓音。

 

「……FM2、威爾鋼她都下過,有時候是過期的春藥。」

 

蘭特的臉瞬間刷白。「那、那……我剛剛喝的那一杯……」

 

 

 

「裡面似乎含有FM2和大量的春藥,應該是伊空姊自己亂調的。」

 

 

 

……幹!

 

「不可能!!我剛剛喝的時候根本沒聞到任何藥味啊!!」蘭特慘叫。來不及等噪音男回答,他便以最快的速度往廁所奔去。

 

 

噪音男只能搖頭嘆氣。畢竟,蘭特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而之前那些受害者呢?他們的下場實在很難以言語形容……

 

「除了我們狼族、或是一些比較『敏感』的妖怪能嗅出這些被伊空姊改過、號稱無色無味的藥……普通人類和妖怪是很難察覺到的。我倒比較好奇你為什麼一點事都沒,那劑量明明很重啊……」他喃喃自語。

 

 

沒多久,去找空隱算帳的蒼也回來了,臉上的表情依然不大好看。

 

 

「咦?蒼姊妳回來啦,伊空姊人呢?」噪音男望了一下蒼的身後,卻沒發現空隱的蹤跡,忍不住皺起眉頭。「她該不會被妳當成可燃垃圾拿去倒掉了吧?」

 

「……我真的很想那麼作,但她老早就從後門溜走了,我完全追不上她。那隻天殺的精靈……」她兩眼一翻,語氣充滿無奈。「對了,蘭特人呢?你把他抬去休息室了嗎?」

 

「他衝進廁所了,應該是去催吐吧。」噪音男聳聳肩。「雖然我不確定藥效發作了沒,不過……大致上看起來沒什麼事,至少他還能邊慘叫邊往廁所跑……」

 

 

扶著前額,蒼疲憊的呼出長長一口氣,低吟著。

 

「……幫我去男廁叫他出來吧。萬一等等藥效發作跌進馬桶裡怎麼辦?反正現在催吐也沒什麼用了……」

 

 

「……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闇夜淚棄
  • 第一次看狐狐寫的小說!
    超棒的!
  • 謝謝囉~~很高興你喜歡!!
    我會繼續努力的!!

    千年狐 於 2010/08/03 12:53 回覆

  • AsterAndAster
  • 一定是因為蘭特體質特殊,所以才沒事

    伊空。。。。她是床事諸葛?
  • 唉啊啊~其實蘭特體質一點也不特殊~~完完全全是普通人
    只不過以前受過反藥物訓練~~所以有派上一點用場,但是......
    他可沒試過春藥啊!!所以囉~~嘿嘿嘿.....(詭笑)這一章應
    該是他出盡洋相的一章吧~~就為它默哀一下好了~~
    床事諸葛是伊空自己給自己亂取的~~
    (不過還滿吻合的^^)

    千年狐 於 2010/08/03 15:22 回覆

  • maryhsu429
  • 第一次看你寫的小說~
    連我這種不太喜歡奇幻文的都覺得很好看耶:D
    要繼續努力喔~
    〈有空也來看看我的文,批評指教一下唄XD
  • 謝謝你!!聽到你這麼說,讓我都熱血起來啦!!
    讓我們一起手牽手(馬上被踹),一起努力吧!!
    目標是前方的夕陽~~(開始自High)
    衝啊~~

    千年狐 於 2010/08/03 16:24 回覆

  • wssaca
  • 來!讓神吾幫蘭特消消火吧!!
    口水))
    飛奔))
  • ......那樣火氣應該會更大吧~~
    不只更大~~還會.....更激烈??
    唉唉~~我沒別的意思~可別想歪啊!!

    千年狐 於 2010/08/04 10:55 回覆

  • proync
  • 哈哈
    藍特根神吾是GAY
    ㄎㄎ
    哇咧
    現在女生這麼厲害呀
    放春藥??
    哈哈哈
    有趣
  • 嗯嗯!!雖然蘭特打死不承認自己跟神吾有一腿,不過......他們兩個很曖昧到是沒錯XD
    現代女生真的很可怕呢......因為空隱這個角色是根據我某位朋友的個性寫的,放春藥是我從她的個性推測出來的動機,實在太可怕啦!!以後得小心她......(汗)

    千年狐 於 2010/08/04 12:46 回覆

  • mayjune
  • 嗯~很有趣的故事喔!^_&
  • 謝謝^^
    很高興你喜歡!!

    千年狐 於 2010/08/05 12:56 回覆

  • emily602
  • ......天啊,空隱好可怕啊啊啊~(尖叫)
    蘭特真可憐......
  • 直接把大魔王的稱號頒獎給她XDD
    只能感嘆再蘭特身旁都是怪人的啦~(為他默哀十秒鐘~)

    千年狐 於 2010/08/19 19:55 回覆

  • 梓薰
  • 春藥!?
    哇哇~~這個精靈也太強了吧.....
  • 哈哈~我對她有種錯覺
    那就是.....她根本是魔王!!不是精靈啊!!
    ((乃史上最不正常精靈是也!!XDD

    千年狐 於 2010/09/17 1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