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城市最角落

 

大型廢棄造船廠裡,除了朦朧的月……四周沒有一絲燈光。灰暗的空間裡,只能隱約看到己抹晃動的黑影,以及一雙雙身綠色的狼眼。

 

「夜嵐那小子……已經去辦事啦?」一個靠在水泥牆邊的男人打著呵欠,食指輕摳著胸口上那道巨大傷疤。

 

 

夜無雙,被稱為「暗之牙」的無聲殺手。

 

「真搞不懂你,何必把這任務讓給那瘋子呢?他只會把事情越弄越大吧。」無雙揉揉頸子,斜眼看向另一個站在陰暗處、綁了長長馬尾、面容蒼白冷冽的男人。

 

「這是老大的意思,我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畢竟老大自有他的安排。」

 

 

人稱「鬼影狂刃」的夜鬼牙。

 

 

他們,同樣是跟隨在夜王身旁的左右手,幫忙處理事務和管理夜狼族,也能算是族裡的第二領導者。

 

「沒必要安排什麼吧?區區一個人類……要撕裂他根本是輕而易舉。」單膝跪在地上,狼犺忿忿的低吼著。上次,要不是遇上那個詭異的女人……他和豻一定能完成任務。

 

「夜狼犺,這裡有你說話的餘地嗎?」無雙冷冷看了他一眼,語氣嚴峻。

 

發現自己失言了,狼犺縮縮脖子,乖乖閉上嘴。在這兩位前輩面前……他還真抬不起頭。

 

「別這樣。」鬼牙揮揮手。「他會這麼說也是理所當然的,而我……也很想知道這次行動為什麼要這麼謹慎。」他轉過身,看著躺臥在後方皮製沙發上、正在閉目養神的男人。

 

傳說中,親自率領夜狼族打贏無數場戰爭,使夜狼族的勢力急速擴展,從魔界脫穎而出的偉大霸主——

 

 

夜王。

 

 

「辛克森.蘭特,就算是十字軍第一分部的大隊長好了……也毋須麻煩老大親自出馬吧?」向夜王行禮,鬼牙的眼裡充滿了敬畏。

 

「……」單手撐著下巴,夜王沉思片刻後,才緩緩睜開眼。那是雙令人震懾的深紫色眼眸,倒豎的瞳孔充斥著王者霸氣。

 

「的確,即使是十字軍第一分部的大隊長……也不過是個人類。對付一個人類,根本不需要我親自上陣。」夜王單手撐著沙發,坐起。「但是,我真要對付的……並不是他。而是他身後的『那一位』。」

 

 

……那一位?

 

「該不會是那個怪女人吧?」狼犺忍不住咕噥,隨即又發現自己失言了,趕緊閉上嘴巴縮到後頭去。

 

聽到這番話,夜王則大笑起來。

 

「怪女人?」他仰頭吠笑。「小鬼……你要是參與過天魔之戰,就絕對不敢這麼說祂了。」

 

「老大?」無雙困惑的皺緊眉,不懂夜王為什麼會這麼尊敬那位神祇。之前老大
耗在國外,遲遲不肯回國,難道正是因為祂?

 

老大……真的怕祂不成?

 

只見夜王閉起眼,似乎正在回想那場驚動三界的大戰。「那時候的祂啊……就像是路西華的化身。雖然祂並不愛殺戮和鬥爭,但必要的時候,祂甚至能獨自與天界大軍抗衡。不過現在……」夜王睜開眼,語氣一轉。「我倒想看看那傢伙的力量究竟被削弱了多少。」他咧嘴冷笑,深紫色的雙眸閃過一絲殺意。「況且,那個剿我盤剿的很開心的小鬼……我怎麼能不親自去會會他呢?」

 

既然敢隨便剿我的地盤,想必那小鬼應該有兩把刷子吧。十字軍第一分部的大隊長……是嗎?哼,值得一會。

 

「需要我們把人帶來嗎?」鬼牙問道。

 

「不必。」夜王揮手。「我已經安排好了……」

 

 

碰!!

 

一聲巨響,斑駁的鐵門突然被硬生踹了開來。門口,一個身穿夾克背心的消瘦男子就這麼大剌剌的走了進來。

 

「呦呦呦~這兒怎麼這麼冷清啊?我還以為你們會辦一場火熱的派對來迎接我呢。真無趣……」懶散的語調和站姿,再加上那頭凌亂的金髮,他活像頭剛睡醒的獅子。

 

「夜嵐,你這是在老大面前應當的語氣嗎?」鬼牙面無表情,語氣卻充滿嚴厲和陰冷。他其實和無雙一樣,對這頭沒大沒小的瘋狗沒什麼好感。

 

「哎呀~鬼哥,你應該很清楚我的個性吧?」夜嵐嘻嘻笑,挑釁意味十足,舌頭肆無忌憚的舔著滿是鮮血的雙手。「我,最討厭照規矩來做了……因為不、好、玩嘛!」

 

不只是手,就連他的胸前、下巴都染上了暗紅色血漬,包括那頭亂糟糟的金髮。

 

哼,居然吃成這副德性,大概剛剛又大幹了一場吧。這瘋子真是……無雙用鼻子噴氣,也不好意思批評什麼,畢竟人是老大派去的。

 

「事……都辦妥了?」夜王挑眉,對夜嵐無理的行為絲毫不在意。

 

辦好事,才是最重要的。雖然這瘋子總是一定要轟轟烈烈的大幹一場才甘心,但……這也挺好的,不是?自己其實還滿欣賞他的行動哲學……如此極端的做法。

 

「當然啦,我夜嵐……什麼時候讓老大失望過了?」大剌剌的盤腿而坐,夜嵐含著五根手指又肯又咬,舔出凝結在指甲縫裡的血塊。「處理幾個垃圾,又不會難到哪去。」

 

「好!!」夜王心情大好。隨手拿起桌上的酒瓶,張口就灌。

 

 

辛克森‧蘭特是嗎?

 

接下來,就等他自動送上門了……

 

 

 

      *   *   *

 

 

懷石料理店內。

 

蘭特的下巴擱在桌上,瞪著眼前的精緻小火鍋。現在的他,實在沒什麼胃口,即使料理再怎麼高檔、可口……

 

剛剛跨過生死一瞬間的人,通常都吃不下什麼東西。

 

「……妳每個月收到的罰單數量一定很精彩。」蘭特小聲咕噥,想到蒼剛才的「甩尾停車法」,比起之前的「九彎十八拐超車法」,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嗯……」蒼仰頭,想了一下,筷子戳起碗裡的黃金魚丸。「我從來沒收過罰單,一張也沒。」

 

 

欸!?

 

蘭特瞪大眼,不敢置信。騙人的吧?那種速度去尬街頭賽車都綽綽有餘了……不,說不定連進軍F1車賽都沒問題。

 

「是因為速度太快,所以測速機壞掉了嗎?」蘭特乾笑,覺得自己能安全下車真的太幸運了。

 

蒼嚼著丸子,白他一眼。

 

「我在車上施了咒術,使普通人看不見我們,那些測速照相機也是,連感應器都感應不到。」她聳聳肩。說實在,咒術真是種好用的能力,不僅能用於戰鬥中,還能活用於日常生活裡,可說是用法多元啊。

 

「……萬一撞到人怎麼辦?」蘭特想到這個問題。難道會像透明人一樣直接穿過去?還是有什麼自動迴避功能?

 

「我技術很好,不會撞到人。」蒼夾起白菜。

 

蘭特又乾笑幾聲,心裡忍不住替其他路人捏把冷汗。

 

……看來,我應該不是最危險的一個。他感到十分慶幸,夾起鍋裡煮得通紅的蝦子,總算有點食慾了。

 

「妳今天不用上班?」正在剝蝦殼的他隨口問著。他很好奇,為什麼蒼可以自由的請假和休假。空隱似乎從來不管,也不會打電話來關心。

 

「其實,我沒有特定的上班時間。」蒼老實說。「不只在Lovely Dream,我還有在其他地方當駐唱,所以空隱沒有規定我的上班時間。」她夾了塊生魚片,沾沾芥末。「我只有再Lovely Dream裡的工作比較固定,其他……都是別人『請』我去唱。有點像是接case,如果不想去也可以推辭掉。」

 

唔,聽起來真像當紅女歌手。

 

不過,蒼的歌聲的確能媲美那些電視上的歌星,有人請她去演唱……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為什麼不試著出道?或是去參加一些歌唱踢館節目,以妳的歌聲,一定會出名的。」蘭特建議。

 

蒼卻搖搖頭,很乾脆的回答。「唱歌是為了讓自己開心,為什麼要出名?比來比去也沒什麼意思,只會增加不必要的壓力罷了。而且,出道成名也不一定是好事,我並不想引起『某些傢伙』的注意。」

 

「也是啦……」蘭特舀了塊豆腐,放進碗裡。他很清楚,「某些傢伙」指的正是十字軍,和一些專門狩獵惡魔的獵人。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低調一點總是好的。

 

「你呢?翹班來這陪我吃火鍋……我不記得你有打電話請假,這樣好嗎?」蒼笑笑,巧妙的轉移話題。

 

一提到工作,蘭特原本輕鬆愉悅的心情瞬間跌落谷底,只差沒躲去角落畫圈圈了。

 

「隨便啦,反正都快被裁員了,就任他去吧……」他心灰意冷,一臉陰鬱的用筷子嘟著豆腐,戳出一堆小洞。

 

「裁員?」蒼微微蹙眉,滿是不解。「你是重案組組長,有誰敢裁你?」

 

「局長啊。」蘭特吐出長長一口氣,筷子持續嘟著已經快要被戳爛的豆腐。

 

所謂的局長,其實是暗指教皇。

 

「最近他老人家開始亂砍我們的預算,現在連薪水都想砍!裁員……我看只是遲早的事吧。」他嘆氣,忍不住自嘲一番。「我啊,乾脆去街頭賣藝或去賣章魚燒好了,只少不會餓死,錢說不定賺的比現在還多……」

 

不是「連薪水都想砍」,而是已經砍掉了。不僅沒有預算可扣,他甚至不確定自己下下個月還領不領的到薪水。現在最好趕快去找個兼差工作,免得自己真的餓死街頭……

 

「沒那麼嚴重吧?」蒼微微一笑,一邊安慰似的按按他的右臂。毫不知情的,她扯動到蘭特那條隱藏在長袖下的傷口。

 

「嘶……」蘭特吃痛,整隻手像是觸電般抽蓄一下。

 

「怎麼了?」被他突而其來的反應嚇到,蒼趕緊鬆手。

 

「沒事……」蘭特低語,眼神有些不自在的往下移。原本想迅速抽回手臂,沒想到還是被蒼搶先一步。握住他沒受傷的手腕,蒼慢慢將他的袖子往上捲……

 

 

一道大約二十公分長的傷口裸露出來。

 

 

粉紅色、外翻的皮肉像是被某種野獸攻擊所致的撕裂傷,幾乎皮開肉綻、慘不忍睹。雖然已經做過最基本的緊急處理和止血了,但傷口上還是滲出少許血絲,以及透明、偏黃的血漿。

 

為了不讓傷口繼續大量滲血,好讓長袖可以遮住傷口,所以不斷沖水和用毛巾反覆擦拭啊……

 

輕撫著傷口邊緣泛白脫皮的部份,蒼不禁恙怒起來。

 

「還說沒事?我看你只是抬起手,傷口就會痛吧?難怪你換成用左手拿筷子。」她沉著臉,厲聲問道。「……是誰做的?」

 

蘭特連忙揮動另一隻手。「沒啦,我只是出勤的時候不小心被兩隻野狗攻擊,沒什麼大不了的……」他收回手,慢慢將袖子捲回去,兩眼不自在的看向別處。要怪,就要怪自己大意,才讓那兩個雙胞胎有機可乘。這傷是很嚴重沒錯,但跟以前的受傷紀錄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

 

「為什麼不去醫院?這麼深的傷口,縫一下比較安全。」蒼擔心的看著他受傷的手臂,眉頭微微蹙起。

 

「不用那麼麻煩,這點小傷真的沒什麼。身為重案組組長,受傷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啦。」蘭特裝出無所謂的樣子,希望能讓蒼安心。

 

「是喔。」蒼揚起一邊眉,心裡……完全不信。

 

於是,她毫無預警的伸出手,輕輕按了一下蘭特受傷的手臂。

 

「……哇!好痛!!妳做什麼啊!?」被這麼一按,蘭特痛的嘶聲大叫,整個人從坐位上彈起來。

 

「還說沒什麼,才輕輕碰一下,你就痛的冒冷汗了……還逞什麼英雄!?」蒼不太高興的瞪他一眼。「不管你願不願意,等等吃完飯,我就立刻帶你去醫院。」

 

正當蘭特試圖跟蒼討價還價時,口袋裡忽然傳來一陣震動,手機鈴聲響。同樣是那首「Are you gonne be my girl 」。

 

蘭特拿出手機,按下通話鍵。

 

電話裡的人說了一連串,語氣聽起來十分火急。

 

蘭特沒說話,只是靜靜的聽,偶爾回應幾句,臉色漸漸變的嚴肅。

 

「好,我再跟你聯絡。」

 

他掛上電話。

 

「有急事?」蒼輕聲的問。

 

「嗯。」蘭特點頭,解釋。「西區發生一場命案,我的副組長要我馬上趕過去。」把手機收回口袋,他抱歉一笑。

 

蒼不介意的抿抿嘴角。

 

「西區啊……離這裡遠不遠?要不要我載你過去?」她好心建議。雖然蘭特表現的輕鬆自在,但蒼卻看出了他內心的倉促。

 

「沒關係,不用麻煩了,我招台計程車就好。」靠好椅子,蘭特隨興將外套甩在肩上,跟蒼比了個再見手勢後,便往櫃檯走去。

 

看著蘭特,蒼輕咬著嘴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一直等到蘭特付完帳,正要推門出去時,才叫住了他。

 

「蘭特。」不知不覺站起身,那雙深藍色的眸子直直望著他,神情複雜。

 

蘭特回過頭,眼裡浮出大大的問號。

 

兩人沉默對望了許久。

 

難道……蒼知到了什麼嗎?

 

「……」躊躇好一陣子,蒼放棄似的長長嘆口氣,這才緩緩開口。

 

 

「要記得去醫院包紮傷口,還有……不要太勉強自己。」

 

 

聞言,蘭特先是愣了一下,嘴角隨即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收到!」他用左手向蒼敬禮。

 

轉身,他頭也不回的走出餐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千年狐 的頭像
千年狐

天狐館I

千年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狐初
  • 看了讓我好想加入蘭特他們啊~~
    就算身邊的同伴都很危險
    我死也甘願啊啊啊啊~~((你就這麼想死?
  • 科科~其實我也很想加入他們((坦承
    雖然蘭特在裡面一直被欺負((被空隱欺負??
    不過他們還滿像一個大家庭的~
    ((蘭特是被大姊欺負的小弟XDD

    千年狐 於 2010/10/08 15:18 回覆

  • 梓薰
  • 喔~新文阿!!!!((回音
    等粉久了!
    話說我才剛考完試((泣
    已經.....放棄啦~((攤手
    大概會被殺掉阿.....

    重案組組長.....局長.....砍薪水....
    看到這裡我一直笑~
    比喻的真好
  •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啦><我終於把這張趕出來了((雖然字數沒以往的多...
    這篇是我躲在學校琴房偷偷趕出來的XDD
    科科~其實我以前每次考完事都會有這種感覺,不過有時候分數卻超乎自己的想像!!
    所以啦!不要想太多啦~考完就讓他過去吧~

    重案組組長是我之前看痞子英雄挖來的靈感((嘿嘿~
    感覺上.....蘭特其實滿像待再重案組當組長的人XDD不過他什麼任務都自己來~
    ((f卻領不到薪水.....

    很謝謝你支持我的小說喔!!我會繼續努力的!!

    千年狐 於 2010/10/08 21:35 回覆

  • 悄悄話
  • 櫞墨  竹
  • 千年大人阿XD
    我超愛這小說的(捧臉羞ˇˇ)
    要加油加油噢-////-
    雖然下禮拜要月考了
    但是我還是不怕死的看阿(靠妳滾!
    就先這樣啦~(變成星星意味(欸!
  • 聽到這番話,我.我......臉也跟著紅啦((羞~
    很高興你喜歡我的小說
    也謝謝你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給你加油!!祝妳考試順利啦~
    話說我好像也有期中考....((喂!!
    到時候應該會跑去琴房邊練邊打文吧XDD
    祝你成功喔!!

    千年狐 於 2010/10/09 14:55 回覆

  • AsterAndAster
  • 我好像看到跳針的畫面,口合~~~~~

    對啊,我也等了很久的說說說說說
  • 跳針??是止跳慟的意思嗎??

    謝謝你囉^^好高興有人等我的小說><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餐廳用語??

    千年狐 於 2010/10/09 14:20 回覆

  • 風
  • 那個啊
    有一段話
    我的副組長那裏
    好像有一點重複了?

    終於可以連你的部落格了
    你的部落格也太難開了吧?"
  • 嗚喔~~看到了((立刻更正!!
    看來我的眼睛真的得去看醫生了,不過.....說不定是因為太粗心的關係??
    每次都出這種糗>///<真不好意思

    咦咦?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難開耶,
    我之前有把一些部落格小玩意刪掉(((說不定是這個問題???
    現在應該好一點了吧??
    我對電腦和網路實在不在行....((逃~~/(>~<)/

    千年狐 於 2010/10/10 17:01 回覆

  • proync
  • 這種賣命的工作
    還沒有薪水
    那哪有人要做了呢
  • 會很有毅力繼續幹下去的應該只剩下蘭特了吧((笑
    話說,教皇只有再砍他的薪水..其實是要他趕快完成任務..
    怕他拖太久...
    但教皇沒想過,蘭特說不定會在還沒完成任務前先餓死.....XD

    千年狐 於 2010/10/10 17:05 回覆

  • 闇夜淚棄
  • 啊我好久沒來了
    總之我好想做蒼的車(神麼
  • 藍藍妹
  • cool 斃了 ~~~ - o '-
  • AsterAndAster
  • 不是我要催,怎麼都沒新增了呢~~ 哈
  • 哈哈,不好意思,我最近已經開始準備趕稿了><
    因為發生一些事情,讓我沒辦法專心想小說,也讓我的思緒變得很亂
    不過最近已經好轉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會努力在最近把文趕出來的~~ORZ

    千年狐 於 2010/12/19 12:38 回覆

  • 夏一夜
  • 段考完了終於可以來看了,YA!
    可憐的蘭特也被不景氣的經濟掃到颱風尾了,
    叫他煙少抽點啦!!一包菸的錢都可以買便當了!!
  • 呵呵 恭喜你啦!((不過現再說恭喜似乎晚了,抱歉......ORZ
    已經好久沒來痞客幫了
    既然回來了 那麼蘭特也該繼續遭殃了.....((喂!?
    已經快沒錢吃飯了,不過對他來說似乎一包煙能抵銷掉肚子餓的感覺....
    雖然我滿想抽走他的菸然後拿國民便當砸他的說........

    千年狐 於 2011/07/20 13:00 回覆

  • 夏一夜
  • 阿阿阿!!!暑輔完了我又回來了終於有空了~ya!

    我覺得ㄚ拿米砸他比較好,最好是那種一袋然後大大包抽真空的來砸讓他知道他的菸錢是如此的沉重與痛!!